有些地方,再訪時餘韻更深醇,『不老部落』,就是這樣的所在。

『不老部落』位於宜蘭寒溪村近羅東鎮,海拔約400公尺的台地上,不算遠也不算高,但有種遺世獨立的清靜灑脫。2013年的初夏,我帶著幾位國外客戶初訪,同行者無不驚艷且滿載回憶;今夏,8/2,受嚴長壽先生之邀,與公益平台的董事們同往,豔陽把部落裡的青年與土地曬出了健康的顏色,我們戴著大草帽穿梭山林與部落,在這片手機訊號全然失效的土地上,偷得不被塵世打擾的浮生半日。

『不老部落』的名字源自「Bulau Bulau」,是泰雅語中閒晃之意,10多年前創辦人Wilang(潘今晟)和六位泰雅族長老集合了十公頃的土地,一木一瓦地建立起這個以「生態、生活、生產」為精神的園地。在這裡,族人自己蓋屋、耕種、製品,試圖以親近土地的方式實現自給自足的理想。而為了實現夢想,『不老部落』結合了有機飲食與部落體驗,以每日只接待30名遊客的方式,發展高品質觀光,打響名號,也讓兒子Kwali(潘崴)能夠帶著年輕一代的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訴說部落的故事。

Kwali曾在澳洲學習飯店管理與多媒體設計,也是公益平台派至夏威夷楊百翰大學參訪研修的第一屆學員,是嚴先生看重的人才,期許將來透過他的國際視野和營運經驗,為台灣的生態觀光提供新解,擺脫市場過度集中與資源浮濫開發的難題。

在『不老部落』享用午餐,是沒有時間感的,緩緩上菜,慢慢品嘗,八成食材來自產種植,佐以簡單烹調,吃的全是原汁原味,即使是生薑薄片沾著海鹽配番薯吃,都別有滋味;而部落引以為傲的南瓜、地瓜與花生,甜與香俱足,同行有人是從不碰花生的,那日居然一嚐就停不住手。

飲過三輪純釀小米酒後,Kwali與孩子們以樂器彈唱領著我們起身同舞,大夥略帶微醺的唱著跳著,平日裡的煩惱、疲累,這刻全拋諸風裡,舞的盡興,被罰酒的也罰的開懷。這般場景,對於在台灣多元族群環境中長大的我們並不陌生,至少也曾在電視裡看過豐年祭等祭典,但親自走訪,感受截然不同,會自然而然將自己放開來,專注當下,享受「相聚皆友,及時同樂」的氣氛,而這正是原鄉獨具的魅力。

『不老部落』成功的經濟模式,讓其能夠長期提供約40位部落青年工作機會與安頓生活,2015年更進一步開辦起原根職校,規劃部落自學課程,取得宜蘭縣教育處同意,與南澳高中合作掛籍,並透過引薦實習協助銜接就業。這是多麼利他的計畫,讓孩子有機會也有能力能選擇在原鄉留根、札根,而此一理念與公益平台的「均一教育」,以及我在雲林所推行的教育計劃相通,皆為偏鄉及新世代開創新路途而努力著。

人若無根,必將飄渺難存,我深深祝福並期許『不老部落』能永續經營,傳承部落的文化與智慧,永遠作為原鄉孩子和山林土地的溫暖闢護,並為四方旅人撫慰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