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而您對「美」的定義是什麼呢?

我心中的「美」,是經得起時代考驗,以人文為底蘊琢磨出繁而不亂、艷而不俗的形式,兼有刻畫人類情感的內涵,而京劇正是至美瑰寶。

吳興國和林秀偉老師所主持的『當代傳奇劇場』是讓世界看見京劇之美的重要媒介,但卻因京劇在華人文化圈中式微,三十年來是靠著老師們接演各類戲劇、舞蹈的薪酬,辛苦支撐,只為堅持「傳藝」二字,祖宗留下的文化寶藏和恩師們傳授的技藝,不能斷,要推廣,還要傳下去!

感佩老師們的付出,也思考著如何透過京劇之美暖(軟)化科技人堅硬的心,於是我和秀偉老師商議開設『戲曲體驗工作坊』,用體驗的方式推廣京劇,也盼能為劇團多元開源,幾經籌畫終於在1/21首辦,我邀請了幾位企業和基金會好友、勤誠管理團隊和返台人員,同賞戲宴。

戲宴伊始,旦角黃若琳一身素衣端坐台前,正在梳妝。觀眾們圍著左右端看,不時讚嘆:「原來頭髮是要一片一片貼上去的呀!」是的,演員的妝髮得靠化妝師從勒頭、上膠,貼片、戴頭套、梳包頭…慢慢完成,急不得也省不了工。

而讓所有女性都無法移開目光的華麗髮飾,化妝師陳昶諭一盤一盤拿出來給大家開眼界,有給青衣戴的銀套頭面、花旦戴的水鑽頭面,和用翠鳥綠毛做成的點翠頭面,因角色和性格的不同而有所區隔,但終歸都很講究,昶諭幽默解釋在京劇的世界裡「就算窮,也要窮得很漂亮!」

二段演出-崑曲牡丹亭《遊園》和京劇《挑滑車》,由『興青年劇場』的黃若琳和朱柏澄擔綱。

興國老師專程聘請了最頂尖的崑曲老師來調教,讓若琳得以將杜麗娘詮釋的集嬌、媚、雅於一身,含情帶愁唱著:「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身段輕盈婉轉、神色從容,再加上眼波靈動流轉,湯顯祖筆下的至情少女似又還魂,觀眾全都醉了。

為了呈現小說《說岳全傳》中岳飛手下第一猛將高寵的霸氣威武,著裝師使力勒緊柏澄的胸膛,要在他的背上綁四根大旗,興國老師問:「痛不痛?」,柏澄勉強笑答:「痛!」,身為演員的自覺與志氣全寫在臉上。《挑滑車》描述高寵用槍連續挑翻鐵滑車的故事,演來非常吃工,那日大夥近距離看柏澄展現挑車摔岔等高難度的腰腿功夫,震撼的無法言說,只能透過雷掌聲傳達心中折服。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話常聽,但真正意涵是什麼呢?

年僅27歲的楊瑞宇,已是兩岸最炙手可熱的男武旦,具有老師身分的他領著幾位十多歲的孩子為我們示範『科班生活的一天』,吊嗓、翻騰、踢腿、刀槍對戰樣樣來。看著一個個纖瘦身軀和因專注練習而紅鼓的臉頰,我無法想像孩子們是抱著怎樣的決心,下了多少苦工才走到今日,但深信他們擁有比一般人更強大的感動力量,足以支撐夢想,也會吸引更多貴人、觀眾投以真心和掌聲相隨。

觀賞演出外,也安排了互動體驗,先是若琳領唱一小段〈皂羅袍〉,看似簡單的手勢和步伐,我們卻做得七零八落,只好知難而退;而當三位粉墨扮成海龍王、貴妃和扈三娘的觀眾亮相時,呼聲、笑聲和掌聲不斷,這耗了一時半刻才完成的裝扮體驗,肯定讓人畢生難忘。

戲宴結束的回程,幾位原先難以拋下工作參加活動的同仁紛紛來跟我致謝,我在欣慰之餘,也鼓勵大家多進場看戲,企業也可藉舉辦戲宴作為員工訓練之用,一來是能對「美」有更深體悟,未來AI時代講求開創與整合能力,唯有對美和藝術有所感知的人,才能在複雜的世界中多元吸收、敏銳創造;二則是習得感恩的心,學戲的人是要拜祖師爺的,「吃果子拜樹頭」的美德必須拾回,若只發展個人將難以成就團隊,企業的利基和能量終將萎縮消弭。

京劇不能斷了香火,這不只是興國老師和秀偉老師,或者小將們的責任,如果希望珍貴的文化寶藏能留給子孫,美學競爭力能扎根在這片土地上,請大家與我一同支持這些一輩子無悔練功求藝的藝術工作者們,讓他們能有更好的環境條件創作演出,一代又一代為人們滋養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