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年家中不時會收到雲林大埤鄉寄來的杏飽菇﹐肥美鮮甜﹐一問之下竟是阿檳種的﹐他是我先生連春的長年好友﹐沒有背景的鄉下囝仔憑著靈活腦袋和勤奮敢衝﹐在事業上闖蕩出來一片天。「科技業老闆改行當農夫?」我帶著滿心疑問趁南下尋覓設廠地點時順便參觀了他的『富禮農場』﹐在綠能太陽能板下﹐不只種菇和番茄、養雞養羊﹐還挑戰種植高難度的平地咖啡。

秉著回饋故鄉的心意﹐阿檳將企業管銷的經驗﹐用於提高農作附加價值﹐未來還想做產銷班﹐為青年返鄉鋪路示範﹐利他理念讓我也忍不住想幫忙推廣這個高蛋白、高營養的好農作。除了訂購分送親友和同仁外﹐也發起員工團購﹐並安排了琪愛小編前往採訪﹐不僅要和大家推薦好食﹐也想說說其背後的故事﹐尤其是阿檳從一無所有到爬上頂峰﹐跌落谷底後朝著人生第二座山重新出發﹐心路歷程很勵志也有省思﹐值得與大家分享。

一身西裝特來為「雲林藝術光點」支持打氣

車子駛進農場﹐三條大狗圍上車門邊吠叫﹐把我們給困住。一名身著汗衫、雨鞋的壯碩男子喚了幾聲﹐狗群馬上溫馴安靜﹐而我們也立即認出了此人便是Maggi口中的俠氣漢子﹐此行採訪的主角。

黝黑臉上掛著彎彎笑眼﹐讓人一下子就消除了距離感﹐眼前這位曾經風雲的大老闆如今散發著土地感。在員工休息室裡﹐負責打理農場的張總為我們斟上自家栽種的咖啡﹐啜飲品嚐邊聽黃大哥講述高潮迭起的生平。

蔗糖在日治時代是最重要的輸出品﹐雲林是主要產地之一﹐沒糖吃的窮孩子結伴在集蔗場偷嚐甜滋味﹐是那個年代共同的小確幸﹐如今憶起﹐黃大哥表情依舊甜蜜。

祖父家貧入贅﹐在抽「豬母稅」的習俗下﹐長子得歸男方﹐因此他的父親在二十歲時帶著新婚妻子離家自立﹐一家子寄宿在小廟旁的簡陋竹棚裡多年﹐直到排行第五的黃大哥出生後一年﹐才靠著父親在糖廠當技術工兼幫地主種田攢下的積蓄﹐在老家小小甘蔗田上搭建祖厝﹐結束寄人籬下的歲月。

「窮成鬼一樣﹐哪敢想升學!」雖然認份﹐但優異的成績讓他被天主教永年中學選上免費就讀。「神父答應讓我禮拜天割操場的草﹐每個月洗水塔﹐換取學雜費;零用錢靠每天清早陪廚房阿姨去買菜、扛菜。」日子明明很苦﹐卻講得很樂﹐愛做事的特質果然與生俱來。

有了錢花﹐誘惑開始找上門﹐他沉溺和朋友在虎尾鬧區廝混﹐被父親逮回來時﹐學業已荒廢﹐考期也過了﹐幸而最後考上糖廠的子弟學校-南光中學機工科。「本來覺得建教實習有零用錢﹐可以給媽媽﹐又能買變速腳踏車﹐好有面子喔!但後來想到我爸爸、大哥、二哥都在糖廠﹐都很窮﹐為了養家賣老命﹐我真的也要這樣嗎?」於是轉念想考二專﹐只不過若半途棄讀得賠17萬2千元﹐「回家問媽媽借錢﹐她說:『戇囝仔﹐你知道17萬2有多大嗎?一甲地18萬﹐全村誰有?』」

母親的做人做事深深影響著黃大哥,祖孫三代合影留下珍貴回憶

絕望回到學校﹐將心事吐露給一位軍官退役的老師﹐意外獲得「去考軍校」的指點而解套。爭氣考上陸軍官校機械工程科﹐生活才算安頓下來﹐直到28 歲退伍﹐「大女兒剛滿月﹐覺得出來找個工作應該不難﹐誰知道第一份工作去應徵光泉牛奶送貨員﹐因為沒經驗就沒錄取。」

求職碰壁四個月後﹐好不容易盼到三新貿易台中分公司助理銷售工程師的面試機會﹐當時的總經理是嚴燦焜先生﹐也就是現今東台精機董事長嚴瑞雄的父親 。面試第二關要扛幾十公斤的石棉材料﹐軍旅出身的他一個蹲馬步就扛上﹐而這一幕碰巧被前來巡視的嚴總和日本技術顧問菊地先生看到。「本來經理不是要選我﹐但菊地先生跟嚴總說我的眼睛炯炯有神﹐像個武士﹐很自信﹐公司裡需要有這樣的人。」意外逆轉勝讓他心中大石得以放下﹐「總算開始享受到屬於自己能發揮工作的開心」。

超強長輩緣還不僅此﹐被選上送去日本聖和機密株式會社實習一個月﹐受到松澤社長青睞﹐第二天就從宿舍搬到社長家住﹐特殊待遇讓廠長很吃驚﹐此後只要他想學的全都教。也因為學會了維修﹐讓他回台後一舉解決過往經銷商愛刁難的問題。這份恩情永銘於心﹐「東台四十周年的時候﹐松澤社長來台灣還來住我家﹐現在九十歲了﹐退休搬到廣島﹐我之後想去探望他。」

太令人好奇了﹐受青睞的秘訣到底是什麼?他自己推想應是武士般的外型與精神﹐「我比較死心眼﹐越困難我越喜歡!」很多年都賣不動的機器、打不下來的客人﹐他一一攻克﹐「所以嚴燦焜先生也很喜歡我﹐因為他看到我是個拼命三郎。在他90歲已行動不便時﹐我在日揚南部二廠開幕﹐家裡想阻止他來﹐他卻說:『我別處可以不去﹐阿檳公司就是要去!』」

故事說到這﹐已不難想像此後的發達之路。總結黃大哥的過人之處﹐其一當然是強力貴人運﹐而這來自於他很懂得對人好﹐不只對上﹐對身邊的同事、下屬、連同村莊裡不知道排到第幾層關係的親友﹐他都能將心比心對待﹐廣結善緣;其二就是縝密靈活的行銷概念與精準執行﹐他把在軍校學到的戰略概念-搜索敵情、觀察目標、製作情報用在企業管銷﹐「天下沒有打不下來的敵人﹐一定有弱點、一定有破口。」比誰都自信的模樣﹐我好像看到了當年菊地先生說的那雙「武士的眼睛」。

粗曠的外型卻有顆細膩的心與手藝, 無師自通的素描作品

只不過﹐商業的世界是各式各樣高度專業的組合﹐涉入其中求取機會﹐自有風險要擔﹐即使藝高人膽大但稍有大意或迷惘未能持﹐仍有失足之時。一場風波讓黃大哥從高處跌落﹐十年歸鄉沉寂﹐抑鬱可想而知﹐但終究他有踩著泥土地長大的韌性和豁達﹐東山再起是一定要的﹐只是這座山不再是過去三十年拼命爬的名利山﹐而是如何淬鍊生命價值的第二座山﹐他爬得如何?一路有何迷人風景?又是如何和勤誠結緣?請見下回分曉!

 

延伸閱讀: 雙子女孩的幸福企業打造之路-東台精機 嚴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