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量搶單﹐NO!寧小勿大﹐才是他們屹立不敗的秘訣。

秉持「做小﹐不做大」的經營哲學﹐正港MIT的太平洋自行車(以下簡稱太平洋)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小摺車設計製造商﹐旗下的Birdy車款被譽為「世界最高性能的摺疊車」﹐全球銷售超過30萬輛﹐部分車款出廠價16萬元﹐行情能飆破50萬元﹐是全球行家眼中的夢幻逸品﹐擁有4﹑50輛的大有人在﹐目前最高紀錄是香港買家收藏達110多輛。

這家精品品牌的創辦人是年過80的林正義董事長﹐師範大學英文系畢業﹐曾在建中任教﹐完全沒有工程背景﹐卻因對自行車行產生興趣﹐32 歲一頭栽入創業﹐從危機中領悟經營哲學﹐年營收5億元﹐年產能4萬台﹐僅相當於捷安特一天的產量﹐卻吸引40多個國際品牌上門合作﹐成功攻佔三角形頂尖4%的市場﹐毛利率逾30%﹐是公認的全世界最小的大品牌。

林董是磐石獎得主的大前輩﹐因而有幸與他比鄰同桌聆聽他的創業與退休生活﹐今年承蒙E總推薦﹐我出任一粒米協會會長﹐便將由來已久的參訪念頭化為行動﹐4/9帶領一粒米姊妹們前往太平洋﹐林董親自接待與導覽﹐度過非常充實而有意義的下午時光。

1970年腳踏車從運輸轉為休閒運動用途﹐台灣出口的腳踏車平均單價從16.8美元一步步提升到約680美元﹐相對的﹐年出口量也從1000多萬輛降到150萬輛﹐這中間經歷產業轉型及市場定位的取捨﹐「這個降幅是很自然的﹐便宜的﹐我們一定要放出去。」太平洋從中找到路線﹐專攻高技術含量﹑高單價的市場。

專做「別人不想做的事」﹐譬如為聯合國做過很多地雷區專用的腳踏車﹑殘障用的腳踏車﹑為上海世博會開發出保麗龍車架的車…「不是我們的市場﹐就應該放棄﹐因為我們產能有限﹐只有放棄客人﹐才有辦法空出空間﹐接優質的客人。」特殊款﹑少量多樣﹐堅持小而美的理念﹐「工廠多大﹐負擔就有多大﹐我不願意做大工廠﹐我的MIT成分最高!」林董這條創業路走的不忘初心。

我參訪過上百間企業﹐第一次不斷聽到「放棄」二個字﹐然而放棄的背後﹐其實是最堅持的堅持!

三樓是博物館﹐陳列品足以代表50年來世界自行車發展歷史的縮影﹐除了少數幾輛﹐其餘皆是從這間小工廠裡土生土長﹐一點一滴被開發出來﹐有些孕育時間甚至長達15年﹐是多少人的心血結晶﹐林董相當珍惜更如數家珍﹐到現在他還是經常騎著專屬的自行車跟著環島﹑跳島﹐以赤子之心享受健康生活。

走到小摺區﹐大家急著想看Birdy本尊﹐這是1994年林董與在科隆車展遇到德國設計師﹐共同開發出來的﹐他有趣比喻:「Birdy有德國爸爸﹐我是媽媽」﹐讓人秒懂﹐接著手指向附近的車款﹐自豪的說:「REACH﹑CarryMe是我設計的﹐IF是我小孩設計的。」每一款都是外形出色兼有優越機能﹐設計與做工都令人讚嘆﹐其中輕巧精緻的CarryMe是最愛﹐陪著他跑遍全世界4﹑50個城市﹐果真名符其實。

參訪的最後﹐林董開放提問﹐二代接班傳承的矛盾與解方﹐是關注焦點。

林董分享自身與兒子從激烈衝突到信任放手的故事﹐特別感人。他說兩代之間是一定有代溝的﹐但也正因如此﹐必須整個改朝換代才能創新。

他回想兒子林鳴皋剛從美國念完書﹐帶了一群同學回台﹐一周後這群年輕人將觀察到的公司各種缺失﹐洋洋灑灑羅列﹐「講這個要改﹑那個要改﹐你才來一個禮拜﹐憑什麼資格﹐全部人被我開除!」並非守舊也非霸氣﹐林董說的沒錯﹐「傳承」一段是傳﹐一段是承﹐未能真正去了解上一代為什麼做出這些﹐何以能下判斷呢 ?

在博物館陳列架的低處角落發現這張照片﹐及一對爺爺奶奶的小瓷器﹐我猜想林董將它們與畢生結晶共放一處是別有深意﹐傳承二字是萬物存續的根基

二進二出後﹐1997年年終在太太的安排下﹐林董讓鳴皋再回到太平洋上班﹐到了2013年元旦開工那天﹐他宣布交棒﹐「我自己在32歲﹐什麼都不懂的時候就創業﹐他已經在公司15年﹐我還要教他什麼?還有什麼需要溝通?沒有了啦!」此後不再過問公司所有決策﹐完全讓兒子當家作主﹐「我不會再去綁他的手﹐管他的錢﹐就照他的做法﹐所以公司也有很多改變。」前一代放手的魄力﹐後一代接班的決心﹐為企業傳承做了優良示範。

周遭的一草一木都是林董親自種下﹐他笑說是退休後的重心﹐其實因為公司靠海﹐而樹木可以減少海風吹夾而來的風沙﹐也綠化環境﹐他的用心良苦﹐全在這片綠意中靜靜展現。

參訪的迴響很大﹐一粒米的會員以中小企業居多﹐大家都是在不做大就會被做小的危機中奮力掙扎﹐林董忠於自己的經營哲學﹐推開了另一扇思考之窗﹐挖掘並堅守企業的核心價值﹐步伐才能紮實而長遠。

至於交棒與接班﹐同樣是多數中小企業的隱憂﹐林董給予空間試錯﹑當放則放的精神﹐是像我這樣的第一代都該學習的﹐而他結語的這段話﹐我要與所有努力接下傳承的繼任者共勉之﹐不論身在企業﹑機構﹑社會上的哪個位置﹐「承的人﹐有動機的人才是最重要﹐而不是有多少經驗﹐必須讓上一代知道你要解決問題﹐而非你有能力接他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