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午後突來傾盆大雨﹐擾亂了市區行車﹐我比約定時間略晚了五分鐘抵達北美館﹐向著那面藍如海的指示牌快步走去﹐踏入瞬間便與外頭世界隔絕﹐只有油彩、光影、德布西的樂音和創作者的靈魂﹐在兩層樓的空間裡靜待知音。

第一次見到江老師的作品是在淡水百納川的ArtBox﹐當時就對佔據整面大牆、無數彩色圓點譜成的《乘著歌聲的翅膀》留下深刻印象。題名原是德國詩人海涅的詩作﹐作曲家孟德爾頌為其譜曲而廣為流傳。我從畫裡的璀璨和流動﹐聽到「歌聲」也看見「翅膀」﹐感到其中佈滿對生命的讚頌。

On Wings of Song,
Sweetheart, I carry you away,
Away to the fields of the Ganges,
Where I know the most beautiful place.

見到江老師本人﹐則是二度隨公益平台基金會夥伴參訪他位在台東金樽的畫室﹐二樓露臺正對著大海﹐是老師每日流連之處﹐那是個海、天、人一線的處所﹐身在其中讓我不由得聯想起《百年廟》系列畫作裡的千座佛影和香焚燭火﹐彷彿能從解脫者與祈求者間的對話悟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平靜。

今年江老師在北美館舉辦首度個展﹐展示了從1960年代中期迄今的代表作100餘幅﹐另外還有歷年的小作與紙上作品也約莫100幅﹐是他長達55年的創作生涯中最完整的一次梳理與呈現。

一樓的主要展示間﹐以巨幅創作將東海岸的四季帶到觀者面前﹐光看《金樽》系列的用色與構圖已心神沉醉﹐那日我逐一佇足欣賞﹐從燦夏澄澈、金秋滿霞、鬱冬瑟雅到粉春繽紛﹐體會人依著節氣更替﹐與大地同脈而活﹐實為天底下最幸運美妙之事。

走上展館二樓﹐則讓人倒著時光回溯老師的藝術歷程。相較於在台東12年創作《金樽》、《比西里岸之夢》系列的濃烈多彩﹐長年海外旅居時的作品更顯晦暗、靜謐、神秘。我從《巴黎聖母院》、《遠方之死》、《銀湖》等系列畫作裡感受到藝術家是如何不斷向內心掏挖、提問甚至撕扯﹐對啟發的渴求異於常人﹐從一段自述:「虛無、悲愴、失落和找尋﹐佔了我大部分年輕時的心境。」印證了藝術是條孤獨而漫長之道﹐每一次創作都是一次自剖﹐而這就是價值所在。

近期疫情的紛擾﹐我和大家一樣﹐心靜不易﹐江賢二老師的回顧展像是從深海引上來的一股清涼水﹐在單向觀賞對方的藝術歷程的同時﹐好像也能慢慢收拾自己內心的凌亂。導覽手冊中老師的一段話:「我認為我的繪畫內容其實很單純﹐很傳統。我所感興趣的也是那些基本的人性與生命的奧妙。」人生所尋﹐原來簡單﹐這次的展覽有太多感悟﹐恕我難以用文字表達分享﹐若時間允許﹐請送給自已一段時光親自走訪﹐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美麗收穫。

江賢二藝術園區官網:https://www.paulchiang.org/

江賢二藝術園區FB: http://www.facebook.com/PaulChiangArtCenter

後記 : 結伴而行  人生的第二座山

上圖與本文封面照片由遠見創意製作 駱俊嘉先生所拍攝

公益平台嚴長壽總裁(Stanley)和江老師是多年好友﹐兩個有使命感的人碰在一起﹐自然而然會擦撞出利於社會的火花。江老師的第一座山是永無止境的藝術追求﹐第二座山則思考藝術家之於社會的貢獻﹐因而發願將自己的藝術空間擴大成駐村藝術並開放給世人﹐Stanley成了推手﹐整合資源計畫將金樽畫室打造成藝術、建築與大自然美景融為一體的藝術園區。而我很榮幸在研揚科技莊永順董事長的邀請下﹐去年加入了「江賢二藝術文化基金會」成為董事﹐有機會一起成就這件影響深遠的美事。

Stanley將人生的第二座山奉獻給花東﹐希望透過藝術文化和教育的力量﹐將這片好山好水打造成國際級、高價值的觀光熱點﹐讓在此出生的孩子們可以自豪的留在家鄉服務。那日他站在江老師身旁﹐戴著口罩仍難掩熱情的講述江賢二藝術園區將如何成為整個東海岸藝術觀光的支點﹐串聯並將繁星匯聚成星芒。

就Stanley的長年觀察﹐花東可分縱谷和海岸兩線﹐縱谷線以池上藝術村為中心﹐海岸線則從豐濱、長濱﹐一路到金樽、都蘭、加路蘭等地藝術工作室﹐兩者交會至台東市鐵花村等藝術資源﹐最後延伸至綠島的國家人權博物館﹐獨特多元且一氣呵成﹐未來當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來訪花東時﹐就不再只是蜻蜓點水﹐而是有豐富的藝術景點可供深度旅遊﹐花東有實力也有機會成為國際知名藝術地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