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疫情試煉﹐暴露人性的幽暗脆弱﹐但也激出無私光輝。

過去大家總覺得產業=營利﹐公司與公司之間只有利益競爭﹐何曾想到這次讓民眾能定時定量買到口罩﹐安度疫情﹐靠的是工具機業者的大團結及上下游供應整合﹐40天內組裝92條口罩產線﹐讓口罩日產量從疫情初期只有188萬片到3/31達1400萬片﹐再提升到現在的1900萬片﹐這裡頭需要克服的複雜和難度遠大於媒體所報導。

上銀科技總經理蔡惠卿﹐也是我所參加的「一粒米協會」創辦人﹐英文名叫Enid﹐諧音「依你的」﹐所以大家稱她E總。她的感性與理性兼容的特質﹐在黑手產業裡獨樹一格﹐也因為有此高度和敏銳﹐所以當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TMBA)臨危受命在二月中啟動救難任務時﹐她很快興起了拍紀錄片的念頭。

為能專心梳理架構和拍攝流程﹐整個228連假她將自己完全關在辦公室裏。在《創罩奇機》近40分鐘的片長裡﹐從防疫政策開始講起﹐然後逐一點出關鍵人物﹑點召民間高手後﹐開始記錄整個作戰紀事﹐分析領導人的膽識﹑任務目標明確﹑工藝基礎紮實﹑產業鏈完整﹑利己利他胸懷﹑行動力執行力﹑工程師續航力等七大成功關鍵。

「這次case一定會讓大家有不一樣的思考!」惠卿認為這次不只是工具機業者打群架﹐還包括口罩製造廠商﹑不織布﹑超音波等整個前端供應鏈一起來打群架﹐「感受上游也很重要﹐他們願意製造﹐製造口罩的毛利是很薄的﹐如何讓他們有國際競爭力﹐這就是重點。」

圖片擷取自《創罩奇機》影片

歲月的靜好﹐是有一群人在默默為我們負重前行  ~蔡惠卿

「所有事情發生都是好的﹐」惠卿分享個人心中的正向信念﹐「若不是這樣﹐這二、三個月大家不會安靜下來﹐不管個人反思也好﹐組織重新調整也好﹐產業思考上下游如何打群架。」

以正能量面對逆境﹐《創罩奇機》影片裡的每個人、每個名字皆然。

當三百多坪的生產基地還空無一物時﹐曾在SARS期間經歷生死關頭的台灣瀧澤總經理戴雲錦﹐以苦人之苦接下第一棒﹐用最急件的方式進駐﹐當天半夜十二點就把空壓、配電裝設好﹐七天內完成第一條產限組裝﹐把游擊戰升級成組織戰﹐漂亮完成第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長宏機械張民村師傅犯過兩次腦栓塞﹐這次為負責校機而重出江湖。剛開始拍攝時﹐總擺著臉色﹐無論惠卿怎樣好言相勸﹐還是堅持:「我就是不要啦!」但頑固的他其實只是孩子氣﹐嘴上不說要﹐卻暗自觀察其他人受訪﹐看「少年ㄟ也能講」才讓他點頭答應﹐影片中他激昂的握拳說:「黑手仔現在有出頭啦!」職人精神是這個產業最迷人的風景。

圖片擷取自《創罩奇機》影片

因老東家的一句話就義無反顧回來幫忙的長宏機械洗錫祿師傅﹐笑容甚是好看﹐「這裡的年輕人都很骨力(努力)﹐比較會跟老人家聊天﹐其實我跟兒子都沒有這麼多話聊﹐感覺越做越不想要退場。」一席話道出這群救難英雄如何不分公司、老少共同打拼﹐還有台灣的人情味﹐多麼樸質而濃厚。

有潔癖的廖名鈞是不折不扣的暖男﹐「我在下班前十五分鐘會帶領HIWIN同仁去整理廁所環境﹐讓大家在工作時保持愉快的心情﹐這樣做出來的機台才會是最棒的。」令輾轉得知此事的惠卿大感訝異﹐直呼:「我愛死他了!」

要讓這群好漢對著鏡頭講話其實相當不簡單﹐「機械這個產業﹐大家都是很憨厚﹐不太會講話﹐習慣講台語。」影片裡短短幾秒鐘的訪談﹐惠卿和後製團隊必須花上幾個小時去處理﹐此外﹐與年輕團隊共事﹐還得解決「代溝」﹐「像長宏洗師傅那段﹐被年輕小夥子剪掉﹐不要!因為他說這跟口罩機有什麼關係﹐但我說這是台灣特有的文化﹐人情味﹐是這部片最特別的地方。」

惠卿給我的印象一向是很陽光、意志力很強﹐沒有事情能難倒﹐但沒想到在拍《創罩奇機》期間﹐她的父親在毫無預警下離開了人世﹐巨大的錯愕與傷痛﹐讓她好幾天無法入睡﹐腦袋完全的空白。她回憶三十年來每次年節回家﹐父親見到她的第一句話永遠都是:「妳的公司好不好啊?」即使失智也依然如此﹐父女間的溝通語言非常獨特﹐但裡頭含著很深切的感情和期許。大概也因如此造就了她的堅強﹐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巨痛所擊倒﹐依然克盡總經理之責領導公司營運﹐克盡導演之職交出了優秀的感人作品。

謝謝惠卿為這場光榮的防疫之戰留下感動紀錄﹐讓人從裡頭得到鼓舞﹐更重要的是學習﹐當壞的情況來臨﹐束手無策或互相抱怨都不是解方﹐只要能以利他利己的心去擁抱合作﹐眾志成城貢獻技術力﹐就能扭轉逆境﹐創造奇蹟。這寶貴的一課﹐當永存所有人心中。

本文封面照片及部分內文圖片擷取自《創罩奇機》

延伸閱讀: 《牛背上的風景》: 艱苦時代,唯愛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