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與相處﹐《興傳奇》幾位青年軍在小編心中有各自的顏色:

武旦-楊瑞宇是盛夏赤日大澄色﹐閃亮亮的雙眸是超強發電機﹐個性像玫瑰﹐討人喜歡或犀利刁鑽﹐隨他心情;上了台﹐氣場就能制霸﹐更別提兩岸拔尖的一身本領;

青衣-黃若琳是比例完美的正紅與純黑﹐有火象星座的熱情勇敢﹐也有不著人說的心事黑洞。甜美又古典的長相﹐是天生吃這行飯的料;宜靜宜動的性格﹐無論角色是嫻靜還潑辣﹐都能精準詮釋;

大花臉-施宏駿像大海深處的錠藍﹐一派悠悠自在渾然天成﹐雖然偶爾感覺螺絲鬆了點﹐但穩重隨和﹐外加笑眼彎彎﹐連西門慶都被他演的好可愛;

小花臉-林益緣是個矛盾體﹐像橄欖葉的綠﹐新芽鮮嫩潛力無限﹐枝幹裡卻藏了多愁善感的老靈魂﹐這位老么有點害羞﹐其實倔強﹐是不斷進化的超級賽亞人。

左起: 黃若琳﹑楊瑞宇﹑施宏駿﹑林益緣

唯有團長朱柏澄﹐每回見到﹐總是從頭到腳梳理的一絲不苟﹐表情讀不出喜怒哀樂﹐有時與團員們說笑﹐他也從不會過來湊熱鬧﹐只是遠遠給個禮貌的點頭微笑﹐然後繼續哼他的曲﹐壓他的腿﹐有種不與人親近﹐但也不拒人千里的微妙距離感。

老師們對他的讚譽不止於功夫練得勤﹑學的好﹐人品也受稱道;團員裏頭﹐無論輩分大小﹐對他當團長﹐也都是服氣的﹐讓我越發好奇﹐這次活動後藉咖啡時光﹐來場小小訪談。

Q:當團長還要編導﹐壓力大﹐應該會有忍不住發脾氣的時候吧?

素聞柏澄有過人的好脾氣﹐所以單刀直入問﹐順便當測試。

他含蓄的搖頭﹐倒是一塊來的瑞宇和若琳﹐頭搖的乾脆﹐兩人都說自己是獅子座﹑有事就嘩啦啦撒出來的個性﹐但柏澄不一樣。

「事情每次到他那邊就沒了﹐但我就覺得不行啊﹐對我來說還沒完啊!像那天…」瑞宇例子舉的生動﹐令人不禁附和連連﹐但柏澄只是微笑看著﹐用一貫優雅的手勢示意﹐脾氣往往在體內就化掉了﹐不需要發出來﹐然後總結一句:「事情處理好比較重要。」

Q:但團員各有特質﹐還有前輩同學等各種關係﹐遇到想法不同怎麼處理?

他一臉不成問題的答:「我們會溝通﹐像《少年三叉口》就是一起討論﹐一起想怎麼做﹐我有什麼想法也會跟大家說。」

言談間﹐他不以管理者自居﹐比較像是帶頭和整合者﹐甚至是助教﹐不只一次聽到團員描述進到排練場的他﹐就會吳老師上身﹐自己認真的沒話說﹐也把大家盯得緊。

怎麼盯?要是覺得有人練功不夠自主﹑練的不夠到位﹐「我就會把他叫來﹐說這個動作再練一百下﹐然後我陪他一起做﹐不會只叫他做。」這位新世代的團長善溝通又以身作則﹐確實叫人折服。

Q該不會…也沒叛逆過?

「有啊!離家出走﹐二次還三次吧!」

他說國中時因媽媽把學習課程安排的太滿﹐離家出走一天一夜以示抗議﹐口氣堅定果決﹐但雕像般的姿勢沒變過﹐表情同樣八風吹不動。相較於若琳接著發表自身離家經驗時的眉飛色舞﹐這對舞台情侶對比強烈﹐令人莞爾。

反問他有沒有談哪件事時會露出像若琳一樣的神情?他想了一會沒答案﹐自我剖白:「我…是比較冷的人。」

瑞宇和若琳的表情和肢體都不知變化幾輪了﹐柏澄還是..始終如一…

Q:陪興國老師去智利演出《李爾在此》為什麼哭了?

不對呀!既說自己冷﹐也並非第一次看老師的演出﹐那麼眼淚從何而來﹐請說分明。

他從兩個方面分析淚水。一﹐《李爾在此》是獨角戲﹐一人分飾多角貫穿全場﹐得耗多大的能量﹐他想到老師的年紀﹑體力﹑二十幾個小時的單程飛行﹐去扛下國際演出﹐「覺得這樣的精神可能是我們這輩很難去實踐的。」

再者﹐從演員跨入編導﹐他能體會創作過程不只殫精竭慮﹐還要面對外界的審視﹑評論﹐《李爾在此》屹立三十年﹐他看到的不是風光﹐而是背後的辛苦﹐「好的作品到底要受到多少磨難方能成功…那個眼淚很複雜﹐有感嘆﹑恐懼﹑崇拜﹑自我認命。」

Q:拜師是怎樣的決心?

相較於興國老師百般煎熬才下的決心﹐柏澄則如因緣成熟的順水行舟﹐比較像是把心安頓下來。

他坦言這三年秀偉老師每年都來問一次﹐前二年他也沒能答應﹐因為內心還有不確定﹐而他所謂的「不確定」包含了不確定自己能否做到﹐以及不確定外在環境走不走的下去。

心裡其實清楚外界早已視其為師徒﹐拜師儀式﹐只是將師徒關係明白確立﹐緊密結合;然若沒有﹐他內心追隨興國老師的義無反顧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拜師後﹐與吳興國老師同飾楊四郎﹐驚人的成長幅度贏得滿堂彩

「拜了師﹐不能改行。」無心一句﹐講的是對行業前景曾有過的猶疑﹐沒想到意外引發討論。

「這有規定嗎?」

「應該沒有﹐但就算沒有規定也不行吧!」

「不清楚ㄟ﹐都沒聽到有人討論過。」

「職業不是可以自己決定嗎?」

「這個不一樣﹐是…責任。」

小編不是行內人﹐當然只能旁觀﹐但那一刻才真正感覺到他們的青春正鮮明﹐戲怎麼演﹐那是老祖宗立的規矩﹐但人怎麼活﹐終究要作自己。

心靜是練出來的﹐國小二年級就開始寫書法,現在變成消遣

Q:每天唱古詞演古人會不會覺得跟現代社會生活脫節?

因職業的關係﹐私人時間較少﹑交友圈也以同行為主(劇校生同學即同行)﹐生活和思考難免與時下年輕人不同﹐但從小練功養成的心理素質﹐讓他們多了種知足的純真﹐「雖然比較沒有時間玩﹐但不演戲排戲的時候﹐就跟一般年輕人差不多。」

瑞宇:「很愛買啊!」開始細數買什麼﹐然後喜新厭舊﹐又把什麼給賣了﹐「那個PS就賣給小黑(宏駿)啊!」三個人很有默契的笑成一團。

若琳:「最近聽滿多地下樂團的歌。」只怪小編見識淺﹐雞同鴨講後放棄這個話題….

柏澄:「會去健身房…也會跟團員們去網美店﹐放鬆一下。」最厲害的是﹐他還特意找24小時營業的健身房﹐「這樣隨時能去﹐大家都說上班已經很累了﹐下班就不想動﹐但我覺得這是抒壓。」

「四郎」變「網美」﹐實在太穿越!小編不藏私﹐粉絲請收藏~

Q:用一個或一組顏色形容自己會選哪個?

秒答:「粉紅色吧!」

出人意表﹐看過幾次他穿粉紅色(有圖有真相)﹐以為是獨到時尚﹐還曾跟團員打趣:「同樣穿背心﹐你們都穿白的﹐人家團長穿粉紅﹐光這點你們就輸了三條街。」沒想到原來背後有深意。

粉紅色在他眼中是「柔中帶剛﹐可以成為主色﹐也可以搭配」﹐也因為這個答案﹐回頭去看與他的這段聊天訪談﹐好像一切都成立了。

由白與紅相調和的粉紅色通常帶有正向情緒﹐且擁有廣泛色調﹐一旦加入黑色﹑黃色﹑橙色﹑紫羅蘭等﹐又能創造出諸多變化的粉紅色﹐這點呼應了柏澄的正向﹑多變與難以定義;而粉紅色在光譜上與淺綠對應﹐顯示他既為紅花﹐也願為綠葉的包容特質﹐真是絕妙。

﹝聽聽老師怎麼說﹞

小編的好奇心一旦被啟動﹐沒那麼容易滿足﹐要刨根究底﹐求證。

隔幾日恰與秀偉老師搭高鐵﹐她聊起這群孩子為了《傳奇風雅伍》的演出下了多少苦功﹐我順勢提問:「柏澄真是這樣好脾氣嗎?還是在不熟的人面前不表現出來?」

秀偉老師一聽就大笑﹐證實此人徹頭徹尾的平和﹐這也是倚重他當團長的特質之一﹐理性包容﹐能協調並凝聚;自主自律﹐則能服眾。

專注﹐十年如一﹐打動興國老師將之收為入室弟子。秀偉老師說該他要做的事情﹐從小就不用人家提醒﹐絕對主動做到滿﹐「非常非常用功﹐這點跟吳興國很像!」給了無庸置疑的肯定。

「如此冷靜理性﹐對演員來說﹐是加分嗎?」小編也不清楚自己哪來這麼多問題。

秀偉老師這回搖頭了﹐「柏澄太習慣壓抑自己…或許有一天會爆發開來﹐但那會是好的。」過去他只管當模範生﹐顧好自己﹐卻未能好好感知周遭﹐拜師之後﹐觀察到他會開始注意興國老師需要什麼﹐主動照顧幫忙﹐「他知道這意義不同﹐心態不一樣了﹐我們很欣慰。

年輕又聰慧﹐人生歷練也才剛要開始﹐如何釋放與收斂是需要時間慢慢磨﹐而這些都將構成表演的深度。雖不似興國老師在顛沛流離之下刻出如詩泣血般的生命故事﹐但柏澄是個越嚼越深越有滋味的人﹐或許也只有像他這般似水的特質﹐才能將古老傳承載舟遠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