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的一趟台東行,在好友Neil的引介下,結識了桃源國小鄭漢文校長。

從蘭嶼朗島國小、台東新興國小,到桃源國小,鄭校長並非原住民,卻留在偏鄉守護部落孩子的教育和文化,即使到了享福的年歲,依舊堅持走難行門,明年要往更偏鄉的學校去服務。

鄭校長告訴我,部落的孩子通常因隔代教養、母語等因素,三歲以前所聽取的字彙和都市孩子就有著上百萬字的落差,造成日後學習理解上的障礙,進而影響自信心。

教育的難題還不只是起跑點的落差,有些孩子來自高壓家庭,經濟、家暴、酗酒、毒品…放學後的不平靜,嚴重拉扯著幼子的情緒。「每天早上老師會帶領班上的孩子們圍在一起,講講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遇到什麼困難,心裡的感覺…」透過團體的力量,讓受傷的孩子的痛苦和不解有了抒解,也讓其他孩子透過傾聽,感恩平凡的幸福,學習包容和同理。

原生家庭的問題,學校難以使力,於是鄭校長提出了『自信與勇氣計畫』,和老師們設計了各種學習、考察、表演等計畫,要幫助孩子找回自信、承擔的勇氣,以及學習解決問題的方法。

帶著校長的一席談話,我回到台北與部室同仁分享,「來為孩子們做點什麼吧!」的念頭讓大夥又動了起來。

除了想給予『自信與勇氣計畫』贊助之外,我們還想到要招待孩子們到高雄衛武營去看當代傳奇的<蕩寇誌>。在桃源國小的老師們商議後,認為孩子從未接觸過京劇,若沒有事前的準備工作,擔心一趟遠行會辜負了好意,所以提出請劇團到學校教課的請求。

我將此轉達給林秀偉老師,雖然劇團的演出行程非常緊湊,但秀偉老師仍一口允諾,「取之社會,用之社會」是她和興國老師長年對團員的教育與期許。

再一次應證了善的力量會互相吸引、互相合作,集結,而後強大。

10/23勤誠的Karen和Xavier帶著四位青年演員-瑞宇、若琳、宏駿、益緣,及行政協助的譯萱前往台東鹿野。聽說因為車子租的不夠大,七個人、八個行囊擠在一塊,彎曲綿延的山路讓大夥吃足苦頭,但絲毫未減期待和熱情。

10/24午餐過後,36位四到六年級的孩子由老師們領進教室,便好奇的望著黑板上大大的「京劇」兩字。「有人知道京劇是什麼嗎?」,聯想力快的孩子答:「在北京演戲嗎?」,有趣的問答揭開課程序幕,從「生、旦、淨、丑」說起。

「劉備、關羽、趙雲,哪一位是生?哪一位是淨?」、「曹操在京劇臉譜中是用什麼顏色?」,瑞宇老師以家喻戶曉的三國人物讓孩子們漸漸摸索出行當分類。和孩子們一樣有著布農族血統的宏駿老師,用宏亮圓潤的嗓音示範了老生唱腔,若琳老師則示範了清亮尖圓的青衣唱腔,一時教室裡鴉雀無聲,孩子們驚訝的摀著嘴,可以感覺到小小心中燃起敬意。而專攻小花臉的益緣老師帶領數板練習:「啊~哈~一,一個一,123、321~」,京片子加上節奏感,大家越數越快,比Rap還要high,第一節課在歡樂數板中結束!

第二堂課-畫臉譜,紙臉譜才發下去,課堂便騷動。宏駿和益緣老師在黑板上一筆一畫教導如何勾勒孫悟空臉譜,小朋友躍躍欲試,畫筆一到手便開始天馬行空彩繪,最後選出兩位最有創意的小朋友,得到全臉上彩的機會,完妝後還換上可愛的小悟空裝,轟動全校,主任、老師聞風來求合照!

第三堂課-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在瑞宇老師的銳眼掃視下,從拉筋練習起,完全不馬虎。孩子們先是哀鴻遍野,但仍咬牙苦撐,展現意志力。接著還有踢腿、三膀手要練習,大家越做越有模有樣。原先以為這堂「吃苦」課可能會讓孩子排斥,沒想到非但不是如此,心得迴響最熱烈,桃源的孩子真棒!

課程結束,離情依依,學校老師勸慰孩子:「老師們要趕火車回台北,要是沒搭上的話得去住你們家喔!」、「好了啦!12/14會帶你們去高雄看老師們演出,到時候會再相見的。」團員們和孩子們做好約定,才踏上歸途,一路上聊的仍舊是課堂上的事。

課程紀錄精彩影片 請觀賞~

多麼美麗的相遇, 桃源的孩子們上了一輩子都難忘的三堂課,當代青年演員則從孩子們的反饋,更肯定了自己所選的路的價值。身為這兩個團體的贊助者,我感到很榮幸,也以他們為榮,更希望透過這次的連結,讓青年演員、孩子們和勤誠同仁都能體會到利他共好是多麼珍貴而強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