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一场措手不及的疫情重创全球经济,COVID-19成了最暗黑不容忽视的名词,左右数亿人的生活,甚至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型态与消费模式。与2003年肆虐于亚洲地区的SARS不同,新冠肺炎的风暴公平地进击各个地区,而各国受影响的程度,取决于政府的因应措施与人民的自我约束程度,无人可以置身事外。这场大风暴下,科技产业链首当其冲,原本随着5G、电动车、云端商机、东京奥运的走势该成为丰收的2020年,却在病毒肆虐下成为萧条黯淡的一年。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局势,我谨慎思考着如何在惊涛骇浪的变化中站稳脚步,带领公司度过未见终点的考验。

具有多年产业分析师背景的电子时报黄钦勇社长新著《断链之后》,及时为风雨中的科技产业链提出全面性的思考与分析。黄社长点出世界各大科技业者所面临的危机与挑战,尤其是长期依赖中国生产与销售的国家,台湾也无可避免。经过数十年的经济发展,中国早已从世界工厂一跃而成世界屈指可数的大经济体,面对14亿人口的超大量体,再无人能等闲视之;与美国的角力更势不可挡,随着COVID-19的激化,许多隐忧与挑战提前到来,身为科技供应链一员的我们,更要了解自身的优势并善加应用。高科技的未来发展将出现多元分众与跨业整合的趋势,如同黄社长在书中贯穿全文的3×3产业九宫格,从基本要素、供给面、需求面点出几个关键技术产业,细数全球供应链的变化结构。未来各国采合纵或连横的策略虽态势未明,但面对多变的局势,保有弹性与机动性,灵活变化才可因应各种挑战。未来产业与产业之间势必绵绵相扣,亦敌亦友也将取代壁垒分明,不可「以不变应万变」,而是「不能不变」!

资料来源:DIGITIMES.com.tw

中美之间角力连带引起的全球供应链结构变化早在COVID-19蔓延之前开始。台湾伺服器产业贡献了全球90%以上规模,我们身为伺服器供应链的一员,面对中美贸易纷争时已顺势提早进行生产基地的调整,反而避开COVID-19首波冲击。返台设厂不仅是长期势之所趋,借此机会迈向智慧制造,也是我们的重点规划。除此之外,若能借由生产基地的移转重新塑造产业聚落、垂直整合台湾电子产业的上下游,对于台湾产业的发展将是重大利基。

不同于韩国倾全国之力扶持重点产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不若中国挟著庞大的资源与量体以惊人的速度反转主场;台商动能强大、善于适应环境,将自由市场竞争力发展淋漓尽致。虽然台湾无法以国力或量体去拼搏,但台商对于产业趋势的敏锐度与执行力从来都不落人后;更因为我们小,所以有弹性,也更能专精。台湾最知名的除了半导体业,便是从制造、设计到运筹管理的代工经济;对于代工经济长期被低看的低毛利,黄社长点出不同的见解:「低毛利的大量生产代工能力代表着不能出错的管理效率,成为他人难以跨越及进入的竞争门槛。」我非常认同,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细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如何能占有一方之地。我相信秉持着这样的精神与态度,危机便会是转机,将断链之后的困境,视为一种锻炼,不啻为一种浴火重生。

这次疫情来得突然,但势之猛烈的部分原因也不乏初期轻忽所致,企业的管理也是如此。星星之火足以燎原,若在初期发现问题却等闲视之,极有可能转变成不可控的危机,进而影响企业根本,我深深引以为戒。如今COVID-19对产业与经济的冲击没有上限,如何逆向思考、强化企业本质与价值,也是我的课题。但企业的成长亦需要仰赖全体员工一起努力,借由黄社长的《断链之后》出刊,在总经理Corona带领下,由总经理室、供应链、业务部、重点客户及标准品开发各部门共同举办跨部门读书会,透过一起思考、一起脑力激荡的过程,引领同仁学习面对挑战时应有的思维。领导者没有悲观的权利,只有乐观的义务,让impossible成为I’m possible, 都是我们在面对困难与挑战时,所应抱持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