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才完成总部搬迁﹐还没给大家充分适应时间﹐10/19就由总经理Corona领军举办年度策略会议周﹐聚焦『FAST』-Flexibility(灵活)﹑Automation(自动化)﹑Speed(速度)﹑Transparency(透明)﹐主办单位的同仁们展现披荆斩棘高效能﹐完全FAST!

疫情关系﹐驻外干部无法回总部﹐所幸我们在疫情之初就全面采用Teams作为内部联络平台﹐所以策略周能如期举办﹐全球各点同步参与。为期一周﹐由全球各处级主管以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报告揭开序幕﹐包括重新定义组织与职掌﹑展开目标与具体作法;第三天由Corona和全球业务副总Eric总结市场与业务展望﹐拟定策略;第四天展开分组workshop﹐把这几天的讨论消化﹑归纳﹑延伸﹐从中找出改善之道。

两场专题演讲则邀请到电子时报DIGITIMES的黄钦勇社长和QIC宽量国际李鸿基执行长(Alex)。这是我很坚持的一环﹐不能只是关起门来讨论﹐必须导入外部观点﹐冲击同温层的思考模式﹐聆听世界脉动﹐以谦虚之心一步一步自我提升。

和Alex合作多年﹐是勤诚在资本市场的顾问﹐对于如何与资本市场建立沟通语言﹐吸引优质国际资金长期投资﹐向他学习甚多。当然﹐资本市场是高门槛的专业领域﹐邀请Alex的用意也不在于传授知识﹐而是希望透由他长年耕耘国际的视野﹐让同仁们体会到勤诚的渺小与无限潜能。

台湾公开发行公司95%都是中小型﹐只有不到一百家符合大型企业的标准(市值超过六百亿台币)﹐且越来越M型化﹐Alex提醒:「不想办法向上提升的﹐很快就会向下萎缩!」﹐他以台积电来勉励大家﹐20 几年前没人想到会有今日的规模﹐但即使已达神山等级﹐国际能见度也非常高﹐对于资本市场的耕耘却有增无减﹐「台积电都还这么努力﹐各位觉得我们需不需要更努力?」

2020年是勤诚ESG元年﹐Alex恰以ESG趋势做为结尾。「ESG反映的是没有出现在财务报表上的风险﹐以前是道德说服﹐现在是投资人做投资时的必经过程。」他也鼓励同仁从自己的职掌出发﹐多多思考能在公司治理﹑员工照护﹑绿色制造与供应链﹑社会责任等面向上发挥贡献﹐「要提升营收很难﹐但要改善ESG却有很大幅度!」

不落地 何以扎根

压轴登场的黄钦勇社长是科技业的大前辈﹐1985年回台刚好赶上电子业起飞的年代﹐对台湾科技业发展历程与趋势有着通透的观察分析。至于百家争鸣如何分胜败﹐他开场有句话道出关键:「你看到了天时﹐但没有动作﹐那就是个笨蛋!」

宜兰头城出身﹐他曾向母亲提问:「在头城什么人的日子过得最好?」﹐母亲回:「把三角窗租给超商的人。」

他以这段对话来凸显了当产业无法落地﹐对当地繁荣(就业机会)实无真正助益﹐加之﹐无法建立差异化区隔者﹐亦无竞争利基﹐「假如房租月收20万﹐营业额却有100万﹐货也不是来自头城﹐没有在地特色商品﹐二十年后﹐钱还是没有留在头城啊。」对照这波疫情﹐全世界都忧心就业机会流失﹐台湾过去三十几年来很务实的扎根科技制造业﹐所以能提供相对稳定的就业机会﹐这不也是一种安定社会的力量吗?我们身为其中一员﹐应肯定自身价值﹐并抱持共好的信念继续厚植这股竞争力。

价值主张  做出独特

「2020绝对是一个分水岭﹐不管你喜不喜欢。」

物联网时代智慧应用百花齐放﹐黄社长点出『多元竞争﹐共享经济与消费时代』的时代精神﹐他特别强调企业必须要有价值主张才能找到对的定位﹑对的方法与行动﹐以鸿海并购裕隆为例﹐「过去企业出售﹐台湾的公司都只想拆开来买﹐但鸿海愿意整套买下来﹐因为它知道未来是系统时代﹐它必须做分工模式的改变。」非着眼短期获取利益﹐而是以价值主张作长远布局。

来源:黄钦勇社长简报资料

感动消费 整合制造

「从过去『量』的时代﹐慢慢进步到『质』﹐下一个时代更厉害﹐是你不能感动他﹐他根本不想买!」如何去感动别人是我们必要的学习﹐但也因人类的消费决策过程越来越复杂(或说是个人化﹑两极化)﹐制造思维也要不断进化﹐追求更高的附加价值。

「过去是线性供应链﹐现在很多是矩阵连结﹐以后是无缝接轨﹐」也就是从量产制造走向巨量+多元生产﹑生产+在地服务﹐再到智能物流+智慧制造的过程﹐换言之﹐未来企业经营不是靠单打独斗的气魄﹐而是要有合纵连横的智慧与胸襟﹐「未来软硬体整合将是胜负关键!」

来源:黄钦勇社长简报资料

君子不器  知行并进

除了黄社长对于产业趋势的精辟洞悉外﹐在本篇琪爱的最后﹐我特别节录了几点他在演讲中提到的态度与思维和大家分享﹐很有智慧的话语﹐值得细嚼深思:

反向思考-「去年年底有430家独角兽公司﹐美国和中国占了3/4﹐但还有1/4啊。」悲观的人看到别人的背影﹐乐观的人看到机会﹐虽然台湾的环境不适合大独角兽﹐但我们可以培养出许多小独角兽﹐走发展新创的路。

做事的温度-「第一线员工在面对客户时﹐不知道如何回应且是由衷的回应﹐那你不会是一间好公司。」我们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职业﹐劳动(直觉反应﹐没有目标)?工作(日复一日﹐之而复始)?还是﹐行动(社会意涵﹐个人价值的实现)?

谦虚-「我们在台湾电子业﹐这叫『天时』﹐不是因为很厉害﹐而是我们运气太好﹐在对的环境里面。」 永远不要因眼前的成功而自满﹐保持勤奋﹐虚心学习﹐时时感恩。

来源:黄钦勇社长简报资料

知与行-「万卷书﹑万里路﹐旅行一定要先读书…步行是了解一个城市最好的手段。」无怪乎黄社长总能旁征博引﹐综观全局。没有用双脚走过的地方﹐那就是陌生;不能化为行动的学习﹐难以产生价值。

赶走笨蛋与坏蛋黄社长以此幽默比喻企业管理﹐让我想起去年张忠良董事长曾以「小善乃大恶﹐大善似无情」提醒我们行事不忘本心﹐终能利他。

累积-「简单比复杂更困难﹐简单的逻辑是经年累月才能找出来的最简单的方法。」凡事没有捷径的﹐唯有一点一滴的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