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写朱柏澄-难以定义的Pink魅力

by 陳美琪
643 views

观察与相处﹐《兴传奇》几位青年军在小编心中有各自的颜色:

武旦-杨瑞宇是盛夏赤日大澄色﹐闪亮亮的双眸是超强发电机﹐个性像玫瑰﹐讨人喜欢或犀利刁钻﹐随他心情;上了台﹐气场就能制霸﹐更别提两岸拔尖的一身本领;

青衣-黄若琳是比例完美的正红与纯黑﹐有火象星座的热情勇敢﹐也有不着人说的心事黑洞。甜美又古典的长相﹐是天生吃这行饭的料;宜静宜动的性格﹐无论角色是娴静还泼辣﹐都能精准诠释;

大花脸-施宏骏像大海深处的锭蓝﹐一派悠悠自在浑然天成﹐虽然偶尔感觉螺丝松了点﹐但稳重随和﹐外加笑眼弯弯﹐连西门庆都被他演的好可爱;

小花脸-林益缘是个矛盾体﹐像橄榄叶的绿﹐新芽鲜嫩潜力无限﹐枝干里却藏了多愁善感的老灵魂﹐这位老么有点害羞﹐其实倔强﹐是不断进化的超级赛亚人。

左起: 黄若琳﹑杨瑞宇﹑施宏骏﹑林益缘

唯有团长朱柏澄﹐每回见到﹐总是从头到脚梳理的一丝不苟﹐表情读不出喜怒哀乐﹐有时与团员们说笑﹐他也从不会过来凑热闹﹐只是远远给个礼貌的点头微笑﹐然后继续哼他的曲﹐压他的腿﹐有种不与人亲近﹐但也不拒人千里的微妙距离感。

老师们对他的赞誉不止于功夫练得勤﹑学的好﹐人品也受称道;团员里头﹐无论辈分大小﹐对他当团长﹐也都是服气的﹐让我越发好奇﹐这次活动后藉咖啡时光﹐来场小小访谈。

Q:当团长还要编导﹐压力大﹐应该会有忍不住发脾气的时候吧?

素闻柏澄有过人的好脾气﹐所以单刀直入问﹐顺便当测试。

他含蓄的摇头﹐倒是一块来的瑞宇和若琳﹐头摇的干脆﹐两人都说自己是狮子座﹑有事就哗啦啦撒出来的个性﹐但柏澄不一样。

「事情每次到他那边就没了﹐但我就觉得不行啊﹐对我来说还没完啊!像那天…」瑞宇例子举的生动﹐令人不禁附和连连﹐但柏澄只是微笑看着﹐用一贯优雅的手势示意﹐脾气往往在体内就化掉了﹐不需要发出来﹐然后总结一句:「事情处理好比较重要。」

Q:但团员各有特质﹐还有前辈同学等各种关系﹐遇到想法不同怎么处理?

他一脸不成问题的答:「我们会沟通﹐像《少年三叉口》就是一起讨论﹐一起想怎么做﹐我有什么想法也会跟大家说。」

言谈间﹐他不以管理者自居﹐比较像是带头和整合者﹐甚至是助教﹐不只一次听到团员描述进到排练场的他﹐就会吴老师上身﹐自己认真的没话说﹐也把大家盯得紧。

怎么盯?要是觉得有人练功不够自主﹑练的不够到位﹐「我就会把他叫来﹐说这个动作再练一百下﹐然后我陪他一起做﹐不会只叫他做。」这位新世代的团长善沟通又以身作则﹐确实叫人折服。

Q该不会…也没叛逆过?

「有啊!离家出走﹐二次还三次吧!」

他说国中时因妈妈把学习课程安排的太满﹐离家出走一天一夜以示抗议﹐口气坚定果决﹐但雕像般的姿势没变过﹐表情同样八风吹不动。相较于若琳接着发表自身离家经验时的眉飞色舞﹐这对舞台情侣对比强烈﹐令人莞尔。

反问他有没有谈哪件事时会露出像若琳一样的神情?他想了一会没答案﹐自我剖白:「我…是比较冷的人。」

瑞宇和若琳的表情和肢体都不知变化几轮了﹐柏澄还是..始终如一…

Q:陪兴国老师去智利演出《李尔在此》为什么哭了?

不对呀!既说自己冷﹐也并非第一次看老师的演出﹐那么眼泪从何而来﹐请说分明。

他从两个方面分析泪水。一﹐《李尔在此》是独角戏﹐一人分饰多角贯穿全场﹐得耗多大的能量﹐他想到老师的年纪﹑体力﹑二十几个小时的单程飞行﹐去扛下国际演出﹐「觉得这样的精神可能是我们这辈很难去实践的。」

再者﹐从演员跨入编导﹐他能体会创作过程不只殚精竭虑﹐还要面对外界的审视﹑评论﹐《李尔在此》屹立三十年﹐他看到的不是风光﹐而是背后的辛苦﹐「好的作品到底要受到多少磨难方能成功…那个眼泪很复杂﹐有感叹﹑恐惧﹑崇拜﹑自我认命。」

Q:拜师是怎样的决心?

相较于兴国老师百般煎熬才下的决心﹐柏澄则如因缘成熟的顺水行舟﹐比较像是把心安顿下来。

他坦言这三年秀伟老师每年都来问一次﹐前二年他也没能答应﹐因为内心还有不确定﹐而他所谓的「不确定」包含了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以及不确定外在环境走不走的下去。

心里其实清楚外界早已视其为师徒﹐拜师仪式﹐只是将师徒关系明白确立﹐紧密结合;然若没有﹐他内心追随兴国老师的义无反顾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拜师后﹐与吴兴国老师同饰杨四郎﹐惊人的成长幅度赢得满堂彩

「拜了师﹐不能改行。」无心一句﹐讲的是对行业前景曾有过的犹疑﹐没想到意外引发讨论。

「这有规定吗?」

「应该没有﹐但就算没有规定也不行吧!」

「不清楚ㄟ﹐都没听到有人讨论过。」

「职业不是可以自己决定吗?」

「这个不一样﹐是…责任。」

小编不是行内人﹐当然只能旁观﹐但那一刻才真正感觉到他们的青春正鲜明﹐戏怎么演﹐那是老祖宗立的规矩﹐但人怎么活﹐终究要作自己。

心静是练出来的﹐国小二年级就开始写书法,现在变成消遣

Q:每天唱古词演古人会不会觉得跟现代社会生活脱节?

因职业的关系﹐私人时间较少﹑交友圈也以同行为主(剧校生同学即同行)﹐生活和思考难免与时下年轻人不同﹐但从小练功养成的心理素质﹐让他们多了种知足的纯真﹐「虽然比较没有时间玩﹐但不演戏排戏的时候﹐就跟一般年轻人差不多。」

瑞宇:「很爱买啊!」开始细数买什么﹐然后喜新厌旧﹐又把什么给卖了﹐「那个PS就卖给小黑(宏骏)啊!」三个人很有默契的笑成一团。

若琳:「最近听满多地下乐团的歌。」只怪小编见识浅﹐鸡同鸭讲后放弃这个话题….

柏澄:「会去健身房…也会跟团员们去网美店﹐放松一下。」最厉害的是﹐他还特意找24小时营业的健身房﹐「这样随时能去﹐大家都说上班已经很累了﹐下班就不想动﹐但我觉得这是抒压。」

「四郎」变「网美」﹐实在太穿越!小编不藏私﹐粉丝请收藏~

Q:用一个或一组颜色形容自己会选哪个?

秒答:「粉红色吧!」

出人意表﹐看过几次他穿粉红色(有图有真相)﹐以为是独到时尚﹐还曾跟团员打趣:「同样穿背心﹐你们都穿白的﹐人家团长穿粉红﹐光这点你们就输了三条街。」没想到原来背后有深意。

粉红色在他眼中是「柔中带刚﹐可以成为主色﹐也可以搭配」﹐也因为这个答案﹐回头去看与他的这段聊天访谈﹐好像一切都成立了。

由白与红相调和的粉红色通常带有正向情绪﹐且拥有广泛色调﹐一旦加入黑色﹑黄色﹑橙色﹑紫罗兰等﹐又能创造出诸多变化的粉红色﹐这点呼应了柏澄的正向﹑多变与难以定义;而粉红色在光谱上与浅绿对应﹐显示他既为红花﹐也愿为绿叶的包容特质﹐真是绝妙。

﹝听听老师怎么说﹞

小编的好奇心一旦被启动﹐没那么容易满足﹐要刨根究底﹐求证。

隔几日恰与秀伟老师搭高铁﹐她聊起这群孩子为了《传奇风雅伍》的演出下了多少苦功﹐我顺势提问:「柏澄真是这样好脾气吗?还是在不熟的人面前不表现出来?」

秀伟老师一听就大笑﹐证实此人彻头彻尾的平和﹐这也是倚重他当团长的特质之一﹐理性包容﹐能协调并凝聚;自主自律﹐则能服众。

专注﹐十年如一﹐打动兴国老师将之收为入室弟子。秀伟老师说该他要做的事情﹐从小就不用人家提醒﹐绝对主动做到满﹐「非常非常用功﹐这点跟吴兴国很像!」给了无庸置疑的肯定。

「如此冷静理性﹐对演员来说﹐是加分吗?」小编也不清楚自己哪来这么多问题。

秀伟老师这回摇头了﹐「柏澄太习惯压抑自己…或许有一天会爆发开来﹐但那会是好的。」过去他只管当模范生﹐顾好自己﹐却未能好好感知周遭﹐拜师之后﹐观察到他会开始注意兴国老师需要什么﹐主动照顾帮忙﹐「他知道这意义不同﹐心态不一样了﹐我们很欣慰。

年轻又聪慧﹐人生历练也才刚要开始﹐如何释放与收敛是需要时间慢慢磨﹐而这些都将构成表演的深度。虽不似兴国老师在颠沛流离之下刻出如诗泣血般的生命故事﹐但柏澄是个越嚼越深越有滋味的人﹐或许也只有像他这般似水的特质﹐才能将古老传承载舟远流。

 

0 comment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