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疫情试炼﹐暴露人性的幽暗脆弱﹐但也激出无私光辉。

过去大家总觉得产业=营利﹐公司与公司之间只有利益竞争﹐何曾想到这次让民众能定时定量买到口罩﹐安度疫情﹐靠的是工具机业者的大团结及上下游供应整合﹐40天内组装92条口罩产线﹐让口罩日产量从疫情初期只有188万片到3/31达1400万片﹐再提升到现在的1900万片﹐这里头需要克服的复杂和难度远大于媒体所报导。

上银科技总经理蔡惠卿﹐也是我所参加的「一粒米协会」创办人﹐英文名叫Enid﹐谐音「依你的」﹐所以大家称她E总。她的感性与理性兼容的特质﹐在黑手产业里独树一格﹐也因为有此高度和敏锐﹐所以当工具机暨零组件工业同业公会(TMBA)临危受命在二月中启动救难任务时﹐她很快兴起了拍纪录片的念头。

为能专心梳理架构和拍摄流程﹐整个228连假她将自己完全关在办公室里。在《创罩奇机》近40分钟的片长里﹐从防疫政策开始讲起﹐然后逐一点出关键人物﹑点召民间高手后﹐开始记录整个作战纪事﹐分析领导人的胆识﹑任务目标明确﹑工艺基础扎实﹑产业链完整﹑利己利他胸怀﹑行动力执行力﹑工程师续航力等七大成功关键。

「这次case一定会让大家有不一样的思考!」惠卿认为这次不只是工具机业者打群架﹐还包括口罩制造厂商﹑不织布﹑超音波等整个前端供应链一起来打群架﹐「感受上游也很重要﹐他们愿意制造﹐制造口罩的毛利是很薄的﹐如何让他们有国际竞争力﹐这就是重点。」

图片撷取自《创罩奇机》影片

岁月的静好﹐是有一群人在默默为我们负重前行  ~蔡惠卿

「所有事情发生都是好的﹐」惠卿分享个人心中的正向信念﹐「若不是这样﹐这二、三个月大家不会安静下来﹐不管个人反思也好﹐组织重新调整也好﹐产业思考上下游如何打群架。」

以正能量面对逆境﹐《创罩奇机》影片里的每个人、每个名字皆然。

当三百多坪的生产基地还空无一物时﹐曾在SARS期间经历生死关头的台湾泷泽总经理戴云锦﹐以苦人之苦接下第一棒﹐用最急件的方式进驻﹐当天半夜十二点就把空压、配电装设好﹐七天内完成第一条产限组装﹐把游击战升级成组织战﹐漂亮完成第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长宏机械张民村师傅犯过两次脑栓塞﹐这次为负责校机而重出江湖。刚开始拍摄时﹐总摆着脸色﹐无论惠卿怎样好言相劝﹐还是坚持:「我就是不要啦!」但顽固的他其实只是孩子气﹐嘴上不说要﹐却暗自观察其他人受访﹐看「少年ㄟ也能讲」才让他点头答应﹐影片中他激昂的握拳说:「黑手仔现在有出头啦!」职人精神是这个产业最迷人的风景。

图片撷取自《创罩奇机》影片

因老东家的一句话就义无反顾回来帮忙的长宏机械洗锡禄师傅﹐笑容甚是好看﹐「这里的年轻人都很骨力(努力)﹐比较会跟老人家聊天﹐其实我跟儿子都没有这么多话聊﹐感觉越做越不想要退场。」一席话道出这群救难英雄如何不分公司、老少共同打拼﹐还有台湾的人情味﹐多么朴质而浓厚。

有洁癖的廖名钧是不折不扣的暖男﹐「我在下班前十五分钟会带领HIWIN同仁去整理厕所环境﹐让大家在工作时保持愉快的心情﹐这样做出来的机台才会是最棒的。」令辗转得知此事的惠卿大感讶异﹐直呼:「我爱死他了!」

要让这群好汉对着镜头讲话其实相当不简单﹐「机械这个产业﹐大家都是很憨厚﹐不太会讲话﹐习惯讲台语。」影片里短短几秒钟的访谈﹐惠卿和后制团队必须花上几个小时去处理﹐此外﹐与年轻团队共事﹐还得解决「代沟」﹐「像长宏洗师傅那段﹐被年轻小伙子剪掉﹐不要!因为他说这跟口罩机有什么关系﹐但我说这是台湾特有的文化﹐人情味﹐是这部片最特别的地方。」

惠卿给我的印象一向是很阳光、意志力很强﹐没有事情能难倒﹐但没想到在拍《创罩奇机》期间﹐她的父亲在毫无预警下离开了人世﹐巨大的错愕与伤痛﹐让她好几天无法入睡﹐脑袋完全的空白。她回忆三十年来每次年节回家﹐父亲见到她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妳的公司好不好啊?」即使失智也依然如此﹐父女间的沟通语言非常独特﹐但里头含着很深切的感情和期许。大概也因如此造就了她的坚强﹐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巨痛所击倒﹐依然克尽总经理之责领导公司营运﹐克尽导演之职交出了优秀的感人作品。

谢谢惠卿为这场光荣的防疫之战留下感动纪录﹐让人从里头得到鼓舞﹐更重要的是学习﹐当坏的情况来临﹐束手无策或互相抱怨都不是解方﹐只要能以利他利己的心去拥抱合作﹐众志成城贡献技术力﹐就能扭转逆境﹐创造奇蹟。这宝贵的一课﹐当永存所有人心中。

本文封面照片及部分内文图片撷取自《创罩奇机》

延伸阅读: 《牛背上的风景》: 艰苦时代,唯爱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