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阿榮片廠是8/16劇本討論會議後﹐陪同秀偉老師﹑劉育樹導演(樹導)等前往﹐當時導航帶我們走小路﹐坡度越爬越高﹐路卻越窄還限高﹐弄得大家有點心驚﹐直到瞧見片廠路標才安心下來。在傳奇雅士-力榮影業董事長美華姐的引薦下﹐我們直接和片廠主人林添貴董事長洽談拍攝事宜﹐林董在聆聽拍攝需求後給了許多寶貴建議﹐並慷慨允諾給予協助﹐當下敲定10/31~11/3四天集中火力拍攝。

11/2再訪﹐搭車從關渡過橋到八里﹐再沿著產業道路林口山上﹐沿路細雨寒風﹐但我探班的心情跟手裡拎的紅豆餅一樣熱騰騰。

到了片廠﹐秀偉老師從器材和道具堆裡探出身來打招呼﹐「我們昨天從晚上六點拍到今天早上六點﹐大家體力都到極限﹐再多拍一幕都撐不下去了!」﹐但老師的臉上卻完全不見熬通宵的倦﹐不愧是我心中的鋼鐵玫瑰。

雖然才用完午飯﹐但紅豆餅一放桌子就被秒殺﹐可見關在片廠四天需要多大的體力和意志﹐飾演李師師的若琳也趁著梳化空檔趕緊來吃個甜食幫自己打氣﹐服裝師志強在一旁準備為她戴上頭飾。「幫我扶一下﹐脖子沒辦法動了!」若琳的神色是痛苦的﹐但一站到攝影機前﹐千嬌百媚的活了過來﹐做出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完全看不出來剛才還需靠人攙扶﹐「敬業」二字如斯。

實在好奇這頂頭套到底多重﹐志強讓我拿拿看﹐至少三公斤﹐連用手捧高都覺痠﹐且因設計繁複﹐光要維持平衡就很吃力﹐很難想像得頂在頭上還得勒頭﹑著戲服﹑踩高跟

拍3D的緣故﹐基本上每場戲都要反覆以不同角度拍攝﹐還有各式特寫鏡頭得另外拍。在年輕小夥子都累垮了回家補眠時﹐年齡大上許多的興國老師今日仍舊準時到達片廠。

「下一場戲準備﹐吳老師頭勒太久﹐大家動作請快!」秀偉老師心疼也心急﹐但光一場沒有台詞﹑宋徽宗拱手緩行的畫面﹐就在興國老師的堅持下數度補拍﹐「要不要我反方向走回去」﹑「這個感覺不夠﹐我們再來一次」…面對作品﹐痛與累皆不足提﹐這就是可敬的演員尊嚴﹐更是後生典範。

緊湊拍攝﹐不覺天色已晚﹐大家領了餐盒﹐凡舉道具床墊﹑木箱…能坐著的地方就能湊合當餐椅﹐挺克難的。

樹導一會累得趴下﹐一會靈感降臨畫腳本﹐一會又戴上道具頸鍊自娛﹐這大概是狂飲咖啡+能量飲料的後遺症…「有聽說我們昨天拍到幾點嗎?太累太累了﹐再叫他們拍下去可能會跟我”冰的”喔他與我分享拍電影的”痛並快樂著”﹐「其實我野心更大﹐真的覺得這部戲拍起來會很酷﹐不只想做沉浸劇場﹐我還想弄成電影﹐你覺得如何?」看著樹導眼神發亮﹐江湖傳說果然不假﹐有夢的人最帥!

小將們陸續到來﹐《興傳奇》團長柏澄率先抵達﹐因為這場戲拍李師師情挑燕青﹐所以對手戲拍完﹐還得拍裸身撫背的特寫﹐在近距離打光和整群攝影團隊的目光下﹐柏澄單膝跪著挺背「任人魚肉」﹐當導演一喊「卡!」﹐他立刻癱軟﹐得救似的爬出鏡頭﹐不誇張﹐真是用爬的﹐與他對戲的若琳張著手掌對大家說:「他剛才背都出汗了。」晚上氣溫降的更低﹐飾演九天玄女的舞蹈家吳采璘﹐僅著半截膚色胎衣和紅色薄紗﹐為了營造神話飄飄﹐大風扇吹不停﹐畫面雖美麗絕倫﹐其實她早已冷的打顫!

本來預計九點完成拍攝的﹐但因每場戲都力求完美﹐所以還是接近深夜才殺青﹐而這部戲的後製更是大工程﹐這次探班看到所有幕前幕後的參與者為了成就一部作品﹐沒有計較的那種全心投入﹐小編受到的感動很難用文字表達﹐只希望這齣結合台灣文化軟實力與數位硬底子的作品﹐明年三月能順利登上台北101的舞台﹐並由此向國際展示我們的底蘊與多元﹐到時請琪愛的讀者們一定要帶著家人朋友一起來支持這群用生命創作的人!大家辛苦了 ~你們做的是很棒很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