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学习作为一年之终﹐是很幸福的事。

去年夏天﹐和几位企业家好友到越南考察﹐其中全汉的Allen因赶着上一堂课而须提早返台﹐好奇询问下得知原来是陈明哲老师的课﹐果真难得可贵﹐便托他代向老师问安。

陈明哲老师是世界管理学权威,也是首位华人担任美国国际管理学会主席,他看到了现今管理教育的偏失,而倡导中道的企业观,融合西方的理论和东方「仁」的思想,帮助企业展开思想层面的视野。我是在2012年参加『王道薪传班』与他结识﹐不论是课堂上的答问或私下对话﹐老师总能直指核心﹐精准有力且高度包容﹐让我留下深刻印象。

Allen转达了问候也牵起缘聚﹐三个钟头里和老师聊了很多﹐尤其他谈到对产业前景及企业文化断层等的忧心﹐格外心有戚戚。像我这一代的创业者,大多是提着皮箱,靠着勤奋,全球各地去打拼,多少还能拼出一点成绩,但时代已经不同,速度太快了,下一代(40~30岁)﹐甚至下一代(30~20岁)如何接班?又该为他们传承些什么?营收吗?技术?还是理念价值?

因此Allen和我便发心想为陈老师的『精一』重启『聚叙』﹐由明哲平台邀请上过老师课的学生们久违聚首﹐温故知新!《精一聚叙》在陈老师和其团队不断讨论和调整下﹐课程规划的扎实丰盛﹐而勤诚的专案小组则负责整个活动的统筹与行政后援﹐于去年12/27在台北首都饭店温馨举办。当天除了由陈老师带领共思『精一』外﹐还邀请了诚致基金会方新舟董事长与之对谈﹐以及由家文化研究基金会林安鸿创办人、大珑企业刘惠珍董事长及Allen等人分享实战经验。

陈老师留了很多功课让我们去思索并与自己对话﹐是最棒的新年礼物!基于篇幅﹐本篇将先就老师对方新舟董事长的访谈﹐整理分享给琪爱朋友们﹐一同来聆听方董的精一故事。

一生所行:『精一执中﹐跨越回归』

陈老师开头便言明﹐在众多学生中独选方董与谈的原因有二:一是代表家人表达感谢;二是陈老师17岁离开故乡台东后便没有机会再回去﹐而方董的基金会在其故乡所做的一切正是老师的心愿。

老师要他用一句介绍自己﹐他答:「非常平凡的一个人。」

方董出身清苦﹐父母买不起房子﹐却想方设法让孩子出国念书﹐让他感念于心:「如果有一点点成就﹐也是祖上积德。」在事业经营成功之际﹐他却急流勇退将自己和财富投入社会公益﹐最让我敬佩的是﹐从他身上看不到名利光环﹐取而代之的是谦逊和感恩之情﹐每一回见到他都让我自省。

从高科技行业转到公益领域﹐除了因从小对弱势的感同身受外﹐更基于对社会价值观渐失轴心、负面情绪过度渲染的忧心。虽然心情上越来越急迫﹐但过去六、七年间历经了两次罹癌﹐让他在前年七月订下「70岁退休」的目标﹐也为此在接班传承上作了审慎而大胆的决定。

2018年他将从诚致基金会分支出去的均一教育基金会交棒给吕冠纬﹐一位三十出头、台大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听闻此事﹐大家多半讶异﹐然方董下此决定﹐实是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观察并给予考验﹐再三确认了对方的实力与决心(不仅是因他放弃了医生坦途﹐选择了教育志业﹐而是从求学时代就投入教育的那一份热忱、坚持与承担)。但光是冠纬点头还不够﹐方董体及为人父母的不舍﹐带着太太亲自向其父母恳托说明﹐终而得到理解与祝福﹐这桩大事才算圆满底定。

至于诚致基金会则将交棒给了他的老师-台大的李吉仁教授。对此戏言「学生不能乱收」的李吉仁教授﹐一直是方董心中的不二人选﹐除了思维高度和反应速度﹐诸多相近的价值观和文化更令他看重﹐愿接此一重任﹐让方董满怀感激。

「外行领导内行」是可行的吗?「外行人可以看到一些内行人看不到的事﹐所以反而可有些大的突破。」方董认为若能培养一个外行去领导内行﹐那么领导力会很扎实﹐因为会想办法站在内行的肩膀上去看事情的本质﹐相较于一路升上来的模式﹐或有更多可能﹐开启更多合作之门。

陈老师下了很好的注解:「外行领导内行更强调的是领导的高度和广度﹐而非深度。各行各业其实需要的是一个有公心也有婆心的典范。」没错﹐区别内外行也是一种自我设限﹐过去我们总着眼从学经历、技术里捡择所谓的能力者﹐而忘了接班人是要能带领组织历练一轮又一轮的质变与量变的过程﹐因此相较于履历成绩﹐初心、思维、价值观、使命感等内在特质﹐才更加宝贵。透过这场接班安排充分显示出方董一生诺执的「诚」字﹐让战友们和继任者愿意比肩拚搏﹐ 为台湾的翻转教育种下希望与力量的种子。

推荐阅读:

<天下杂志> 不怕死神三度敲门 翻转教育推手方新舟,让偏乡孩子人手一平板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Login.action?id=5098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