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採訪﹐卻被療癒

by 陳美琪
184 views

「瑪利亞的天使﹐瑪利亞的天使﹐讓愛永不止息…」﹐還記得這首歌嗎?當年透過廣告推播傳唱大街小巷﹐但真正認識的人卻不多。

要每日固定照護400多位患者﹑非定期者逾3000人﹐包括極重度患者和嬰幼兒﹐瑪利亞基金會的責任非比尋常﹐況且還有歷時七年籌款興建的極重多障擴園計畫正在進行。

陳美鈴執行長感恩冥冥中有好多善緣幫忙﹐涓流成今日的規模﹐支撐起這麼多孩子們與他們的家庭﹐但也感嘆今年的疫情確實特別辛苦﹐尤其因為瑪利亞基金會被視為地區型的社福團體﹐無法列為很多大型企業指定捐款的對象﹐加上疫情對中部的出口產業衝擊較大﹐間接影響募款流入。就像Maggi常常說的「領導者沒有悲觀的權利﹐只有樂觀的義務」﹐陳執行長也有樂天本色﹐越困難越想要創新﹐她說過去堅持人本的努力還是繼續﹐但也要另謀開源。

目前基金會旗下的「瑪利MAMA手作麵包」庇護商店主要仍是教育場域之用﹐未來要開發的社會企業要能賺錢﹐才能真正為瑪麗亞青年創造工作機會﹐有收入﹑有成就感﹐幫助基金會永續﹐由此誕生的第一項計畫就是「瑪利MAMA快樂襪」。

收到快樂襪時﹐從外盒包裝到襪子的質感都令人驚艷到想寫開箱文﹐所以Maggi決定派小編走一趟瑪利亞基金會位在台中南屯區的「台中市愛心家園」﹐看看是什麼樣的因緣能編織出這般溫暖。

無法治癒的身體  不設限的靈魂

坐落在土庫溪旁的「台中市愛心家園」﹐綠蔭後方是棟紅磚外牆的三層樓建築﹐黃色校車齊整排列在校門口﹐那日陽光正好﹐把紅的﹑綠的﹑黃的﹐曬的鮮明﹐我提早到達沿著散步一圈﹐寧靜和煦。

「她們才剛午睡起來﹐所以臉還臭臭的﹐等一下就會好了。」王慧貞老師帶著三位小畫家走進美術教室與我相見。看到他們嘟著臉不說話讓我有點慌﹐但這也反映出我對身心障礙者的認知有多麼不足﹐以刻板印象看待對方﹐我立即修正心態﹐不做他想﹐以朋友般的輕鬆自若嘗試開啟交談﹐沒想到竟是如此愉快!

[吉年到]是用色最濃烈的一幅﹐反映出作者情緒分明的風格。中度智能障礙的婉儀在家很受寵﹐老師說她平日裡會有些小姐脾氣﹐但那日她卻是最熱情的一位﹐不但率先問我:「你從哪裡來的?」﹑「有穿我們的襪子嗎?」﹐笑瞇瞇的聊天過程中﹐冷不防一句:「你怎麼這麼會說話!」﹐引得現場一片驚呼﹐老師們大感意外說:「妳居然心情好到會讚美別人!」﹐婉儀笑的開懷。我很感激婉儀用好奇來表達歡迎﹐也因為她接納了我﹐才讓旻潔和湘姿跟著打開心房。

[超人不會飛]的作者是患有輕度智能障礙的湘姿﹐從小學畫畫的她是省話一姐﹐若沒老師的指引﹐就只是安靜坐一旁。老師說她最近為了家裡養的臘腸狗畫了一系列塗鴉想做成line貼圖﹐湘姿打開素描本一頁一頁的秀給我看﹐看著狗狗們的可愛模樣﹐她才終於展開笑顏。

聽到老師稱讚旻潔經常畫圖相贈時﹐湘姿忽然起身去櫃子裡拿出畫作﹐也不說話就直挺挺站著﹐老師笑著問:「妳是想說妳也有畫圖送給我﹐對嗎?」原來﹐看似漫不經心﹐其實一直默默關注大家的交談﹐難怪作品裡總藏著許多細膩巧思﹐色調大膽卻調和﹐也因此[超人不會飛]是讓襪子設計師最傷腦筋的一雙﹐因為必須調出許多特殊色。頗有漫動少女感的旻潔﹐出生時腦部缺氧而造成中度智能障礙﹐是畫風最特殊的一位﹐作品常常得獎﹐因為評審們覺得她的構圖透露出與眾不同的世界觀﹐很吸引人。

大家要我先猜猜[從前從前有隻貓頭鷹]畫作裡貓頭鷹身旁鱗片樹枝狀的東西是什麼?我說:「是不是好吃的巧克力一片一片疊起來?」﹐沒想到旻潔馬上點頭稱是﹐大家在旁邊急了:「不是巧克力啦!妳不是說那是貓頭鷹很長很長的尾巴嗎?」﹐旻潔沒有辯解﹐但眼神很直覺﹐我知道她就是喜歡巧克力版的答案。而她的自畫像最讓我震撼﹐雖然五官不似本人﹐但仿佛畫出了自己的靈魂﹐大家覺得呢?

專業容易達成﹐人本才最困難

下一站:快樂工廠﹐其實是在教室裡面組一個簡易工作桌﹐但裡頭藏有大學問。

進門時的氣氛有點躁動﹐快樂工作隊裡的一位少年對跑步機輸送帶運轉特別著迷﹐但那天跑步機故障了﹐所以他陷入焦躁。由於青年們有容易彼此影響的特性﹐老師必須先將他帶離教室處理情緒。

為了幫助瑪利亞青年克服障礙﹐包裝快樂襪的工作拆成八道程序﹐並依照個人狀況分配工作﹐陳映伶老師向我說明﹐譬如剛才那位躁動少年﹐他是組裝線唯二有能力摺禮盒的人;婉儀認知能力還不錯﹐能將襪子放進對應位置;坐在身旁的夥伴只能負責把明信片放進禮盒﹐且需要人幫忙檢查;至於帶著厚厚眼鏡的青年雖然視力不佳但特別在意細節﹐所以由他折封條﹐仔仔細細的…

是否注意到圖片裡封條上的橘色貼紙? 為了減輕青年們製作時的障礙﹐治療師﹑教保老師和包裝設計師周正道共同討論﹐將包裝禮盒做了很多改良﹐例如用封條取代傳統紙盒兩邊扣入﹐而橘色貼紙就是用來提示摺點的。

很難想像﹐我們劈哩帕拉順手就可以完成的事﹐十多位青年得經過訓練才能一小步一小步的接力完成﹐「如果沒有狀況的話﹐大概是一個半小時完成80盒。」﹐我總算明白為何當初打電話跟基金會訂購時﹐接電話的柔汎第一個反應就是必須先去確認產線來不來的及包裝。

下午五點﹐校車早已接走了大部分的天使﹐陳美鈴執行長領著我在愛心園區走了一圈﹐停放在走廊邊的各式大小輪椅﹐很多是基金會的復健師和器材師針對長年觀察天使們的需求而原創設計的。

經過音樂治療教室﹐老師正在為一位年約三歲的小天使上課﹐年輕的媽媽蹲在一旁協助﹐幼小的身軀使力的起臥伸展﹐有些動作令他扭曲了表情;  接著練習分辨聲音來源﹐老師在耳後做出聲響﹐但他似乎感受不到﹐眼神不知所以…沒有人放棄﹐老師不斷鼓勵著﹑媽媽眼底是不放棄的愛﹐還有小天使努力的模樣至今想起仍感到激動。

採訪結束準備離開時﹐一位正在等家人來接的青年向我搭話。

「Hi!又見到你了!」她熱情揮手。

「你今天有看到我嗎?」

「有啊﹐剛才﹐你有來教室。」

「是喔﹐你看起來很開心喔﹐是因為又遇到我嗎?」原來她是快樂襪工作小隊的一員﹐我心裡抱歉沒能認出。

「對啊﹐很開心啊!」她又笑了﹐模樣使人開朗。

0 comment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