蔗情蔗景 致土地芬芳

by 陳美琪
274 views

从六月的文学推荐《追光之歌》﹑七月至三义访雕刻艺术家Salvador Marco﹑嘉义访马赛克艺术家欧志成﹑八月勤诚文学季﹑九月台东访江贤二艺术园区﹑十月西螺访飨响艺术文化基金会,这趟从盛夏到金秋的艺文专访系列,迎来最后一站,到嘉义鹿草乡拜访《嘉南平原》的画家庄玉明。

见到本尊之前,看庄玉明老师放在脸书的照片,他直视镜头的安静眼神﹑不带笑容的表情﹑带点浪漫的穿搭风格,还以为是忧郁王子型的画家;认识之后,发现他有着和外表不同的热情豁达,加上来者不拒的无界限作风,像个顽童,温情而念旧。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见面那天,庄老师开车到高铁站来接。这辆SUZUKI小车旧的很经典,是他的恩师-林国治老师以前开的,如今给他接手。车的后座放了一大叠画册,原来他早已想好怎么安排这次采访,先到写生的实地看风景,再到画室看作品,一路边看边聊,他说这样才活泼不单调。

「这些都是我画画的地方,甘蔗年底会收成,有些田已经是收成了又种新的。」庄老师向我介绍沿途景物,我们从高铁站到蒜头糖厂,把10分钟车程能及的鹿草乡甘蔗田绕了一圈。

糖厂里的大烟囱﹑拱桥和日式房舍,斑斓的像是时间静止,游客们因小火车而聚在月台上拍照,他看着这些再熟悉不过的画面,细数糖厂过往,「这以前载甘蔗,小孩都来偷拔甘蔗,这是大家小时候的共同记忆,无论他现在做大官还是什么,都是这样长大的,对甘蔗就很亲切。」

说要拍网红感的照片,他欣然配合加码给出姿势,这是他展现的第一个无界限。

见到孩子们来校外教学,也很自然地凑上前问是哪间学校的﹑学校在哪里,对于孩子们的咯咯嬉闹,直说听了让人开心有活力;后来,我们在甘蔗田遇到新来的管理员骑车过来查问,他便说:「你不认识我,那你一定是新来的,来,给你看这张,就是我以前在这边画图,你们主任也有骑车过来,他还说老师你要画要赶快喔,这边将来是科学园区…」

拿着画册就天南地北聊起来。这种与人自然亲切的没有隔阂,是跟林国治老师学来的,也是他的第二个无界限。

缘分在冥冥中早有注定,远方的白色建筑就是立于蔗田旁的勤诚嘉义厂,也曾被他写生入画

喜爱家乡的人,一定会孝顺


放眼四望,无垠的蔗田,田边两棵木麻黄,皆是笔下的常客。

在这里,泥土地的黄﹑作物的绿和顶上蓝天,构成了他心中最美的嘉南平原。

他向琪爱大方公开写生秘境,在水平线远方的故宫南院﹑介寿堂﹑朴子溪﹑长寿桥…都收录在画的一隅。因为钟爱写生,每每天还没亮就起床准备,抢在嘉南烈日让画布反光前开始画。甘蔗的每个生长时期都画过了,不但学生和自己曾下田充当模特儿,连父亲也多次入画,「我对爸爸说不好意思,要你裤管卷起来,他说:『没关系,为了你,我打赤膊也没关系。』」画里的农具都是父亲以前用过的,几年前父亲走后,他舍不得丢,用卡车运到画室的三楼保存著。

「我画的就是,乡情,乡景。」

庄老师其实不是鹿草人,老家在嘉义布袋,一个叫过沟的庄子,那里既是渔村也是农村。他说除了山里面的东西没种过,其他像是稻子﹑甘蔗﹑高粱都种过,家里也养过水牛,阿嬷养鹅,父亲还有一口池塘养殖鱼。

在以甘蔗作为创作主题之前,这些童年记忆都是他画里的主角。

站在蔗田中央,他指向远方的168县道,回忆以前学画后搭客运返回布袋,「从车上往这边看,全部没有住家,只有六脚乡,就是伍佰的故乡,那里有灯火,我都坐在客运最后的座位,就一直唱那句『万家灯火~我看到了万家灯火~』,唱到回家,一个多小时。夜色中六脚乡的灯火阑珊处,真的特别美!」

艺术家眼中的美,不同于世人追逐的绝对美丽,里头融合了许多生命历程和体悟,像诗的构成。从蔗田里蹦出来的野兔﹑废弃房舍旁弱不禁风的土芭乐树…,和这片远方的灯火一样,在他眼中,才是人间的美丽日常,「学画的最大好处,就是让我学会欣赏美的东西。」

母亲的奶粉罐,父亲的鱼篓子

从小爱读书,就算牵牛去吃草,裤子口袋也插了本书,村里的人都依此特征认得他是庄家三兄弟里头的老大。虽然叔叔曾力劝应该让功课好的他继续升学,将来当医生,但碍于家贫现实,父亲还是把他送去读不用钱的师专。

念师专的头一年,看到以前要好的同学在念普通高中,准备考大学,让他羡慕到心有不甘,「我跟爸爸说不想念了,他那时候坐客运到嘉义市,来宿舍整理我的床铺,帮我折棉被,然后他说:『母通啦,这母免钱ㄟ,加减读啦,母通安捏!』」

父亲有苦难言的低头劝说,他了然于心,从此绝口不再提。

师专二年级,学校老师说有一位美术老师要在嘉义市开画室,有兴趣的人可以去学,他秉著天生来者不拒的个性,就跟着同学去,当时怎么也没想到从此和恩师林国治结缘,人生与作画为伍。

林国治老师(右二)及师母洪阿足老师(右一)生前至父亲庄庆茂先生(左二)的池塘参观,留下珍贵合影

回家开口跟妈妈要学画的250元学费,母亲也没多说什么,拿出了个生锈的克宁奶粉罐子,里面的钱是她帮人家做手工,一天赚个几十元,慢慢存下来的。

「以前我们连要个10元缴班费都很困难,还要等爸爸回来心情好。我妈妈当时就这样一块钱﹑二块钱的一直数,哎呀,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不认真学画不行。」画面无声却动人心弦,他比喻就像是朱自清的背影,让作子女的一辈子不忘;至于当年要他打消升学念头的父亲,同样让他揪心感念。

师专毕业后,他和当时还是女友的太太,双双以优异成绩申请任教新北中和的学校,租屋处离父亲会带渔获北上拍卖的万大路鱼市不远。后来论及婚嫁想买房,一日深夜父亲把他叫到鱼市,在蔺草编的篓子里放了60万,要给他当头期款,「那时候大概晚上十一点,我爸爸叫我在那边数60万,那个钱都还有鱼腥味,我的心都快要软掉,实在非常感谢我爸爸。」

母亲为了让儿子去学画的250元,父亲为了帮儿子买房娶老婆的60万,至今仍温暖着他,「所以我很强调温度,我现在教大学生也是。温度,这是我待他的,以后他也会这样对待别人。」

庄老师全家福,如今他的两个孩子都各自展现天分,从事喜爱的工作,酷酷的朝梦想前进

作品反映人品,而庄老师的画里充满温度,让人投射家乡记忆和家族感情,看了心里头会暖。用彩总是和煦明亮,画中的人物和动物也多是成双成对,以孤独为题的画更不曾出现过。

「我可以忍受孤独,但也随时都有朋友,」不是双鱼座却自认挺双鱼,平常安安静静,但只要朋友来找就没有界线,「反正我什么都可以学,人家要我干嘛,我不记得拒绝过什么,都不排斥。艺术没有排他性,要像美琪董事长讲的连结共好,好,要大家一起好!」

艺术家携手,为嘉南平原留下永恒风光

说到连结共好,不得不提他与欧志成老师合作﹑永久展置于勤诚嘉义厂的《嘉南平原》马赛克艺术墙。

我们先从「甘蔗」讲起,为了找到这个题材,他足足花了40年的时间。

民国67年开始作画,他从家乡景致画到原民部落,有段期间甚至「自我放逐」,开着环岛到处寻找灵感,看到什么画什么,但始终找不到命定。十年前退休,独自回到嘉义买了间画室,专心作画。选择落脚鹿草是因为这里是高铁站到布袋的中间点,回乡探母﹑北上返家,都很方便,而鹿草举目皆是甘蔗田,让他越看越有感觉。

「坦白讲,我就是想要歌颂,」小时候对于父亲那种打赤脚﹑穿短裤的农人打扮,感到很没面子,所以每次老师来家庭访问,他总是跑去躲起来。直到自己当上老师,才体认到职业无贵贱,惭愧儿时的错误观念。他回想以前跟着大人在蔗田里工作,成熟甘蔗长的比人高,那种又扎又湿热又要遭蚂蚁咬的辛苦,是他心中跟高梁并列最苦的农作采收,也因此这几年,借由大量的蔗田画作,他想要歌颂父母亲,以及普天下的农民。

「我要告诉人家,农夫也是很伟大,以甘蔗田来呈现大地的芬芳﹑人民的勤朴,我觉得很踏实,也很光荣。」

想了好多年,他才终于冲破一辈子作画的枷锁,「第一次我把人画飞起来,我好快乐! 」

今年三月,内向寡言的欧志成老师来看他的画展,又是一个人默默躲开人群独自赏画,不料却被《嘉南平原》画作击中红心,进而促成了两位在地艺术家和勤诚的连结共好。

因为是像弟弟般的欧老师开的口,所以便当场答应,还交代想要哪一幅慢慢挑,「他平常都不会给我提什么,会跟你开口,一定是想过很久,那就要支持啊!」没想到,欧老师与Maggi会面后带回来的竟是这么大的消息,要把三幅蔗园系列油画改编成大型马赛克墙面,「看到作品永远放在勤诚的墙面,对乡下长大的孩子算是很大的肯定,不是用金钱或其他来衡量,我非常感谢美琪董事长和欧老师,这样对于作品重视。」

尤其这次的携手合作,他坦言在艺术界也是相当难能可贵,毕竟大家都是在艰困之中坚持等待一个舞台,甚至可以说办一次画展就破产一次,「跟欧老师这样很不容易,他把成功分享给别人,我从一个局外人变成这样,真的是坚持,然后感恩。」

庄玉明老师感念,因为碰到了林国治老师,他走上艺术之路;因为Maggi的一念之间,成就了一位艺术家。同样的情节,也在欧志成老师身上发生,而他们的共通点就是坚持艺术﹑感恩共好,若缺其一,《嘉南平原》这件连结共好的美丽故事便不会发生。感谢每个因缘际会串起的小小奇蹟,让我们有幸认识如此优秀﹑有温度的在地艺术家,听他们的成长故事,使人柔软心地;更享受他们为人间捕捉美好片刻,挥洒成的艺术永恒。

延伸推荐:

嘉南平原 最美好的相遇

0 comment
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