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雙旦風華絕代 《女神西王母》最終巡演

by 陳美琪
1610 views

「謝幕掌聲爆開,心中石頭終於落下。」

製作人林秀偉老師在演後寫下的第一句話。

原不在計畫中﹐是基於各種考量求周全的結果﹐但卻更像冥冥中早有註定﹐《女神西王母》是當代傳奇劇場在歷經疫情紛擾﹑演出前三度喊卡(《夢蝶》﹑《凱薩大帝》﹑《暴風雨》)之後﹐終於如願如期推出的首檔大型巡演。在西王母香火最鼎盛的台灣﹐重現2014年吳興國老師受邀在蘭州創作的綜合型歌舞劇《女神西王母》﹐20位京劇演員﹑18位舞者﹑3位歌劇演員得以攜手重返大舞台﹐台前幕後近百人的共同努力﹐以戲代香﹐祝禱疫禍不擾﹐眾人平安﹐舉世和祥。

從厲神到女神:
西王母的崑崙傳奇

甘肅涇川是西王母誕生地﹐也是西王母文化的發祥地﹐台灣則是信仰最盛之地﹐分有慈惠堂和勝安宮兩大系統﹐奉祀的廟宇數近千﹐這也是為什麼當時蘭州會邀請興國和秀偉老師前去以戲劇形式再現西王母傳奇的原因之一。

西王母﹐乍聽可能覺得陌生,但若是稱王母娘娘﹑瑤池金母等名號﹐那便是街頭巷尾無人不知。

西王母是中國最古老的女性神祇,以「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髮載勝」的樣貌出現在《山海經》﹐是司管天災﹑疫病及五種刑罰的厲神﹐也是統領一群惹事妖怪的萬妖之母。戰國時期﹐西王母的形象轉變為異邦之相的天帝之女;到了漢代至魏晉六朝,道教漸盛行﹐遂將西王母尊為十方三界的女仙之首﹐有著容貌絕世的不死之身﹐原本在《山海經》裡的人身虎面﹐也被新解成是西王母的白虎使者。

西王母就此走入民間成為至高信仰﹐母儀天下的天界女神﹐我們從小在各種神話故事裡讀到的崑崙山﹑長生不老藥﹑蟠桃會﹑瑤池﹐皆由其所掌管﹐就連牛郎織女﹑嫦娥奔天等神話﹐也與祂大有關係。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西王母與穆天子相會﹐則出自《穆天子傳》記載﹐相傳周穆王曾騎八駿馬西巡拜謁﹐獻上大批中原珍貴錦緞絲綢﹐西王母則設宴瑤池﹐兩人飲酒作樂﹐歌謠唱詠。這段人間帝王與天帝之女相互傾慕之情﹐藉由文學廣為流傳﹐是影響往後數千年神話的重要原型。

少女惠兒的昇仙之路:
林秀偉筆下的西王母

把千年傳說搬上舞台,當代傳奇的《女神西王母》﹐以12場戲講述少女西王母揭開身世之謎的旅程﹐憑著與生俱來的慈悲與勇氣﹐為拯救族人與大自然﹐出戰陰神惡獸﹐遇上挺身搭救的周穆王﹐少女陷入情竇初開的喜悅﹐同時也抗拒半人半虎的神祕血統。終而,歷經生離死別﹑災禍劫難後﹐懵懂少女一夜長大,選擇犧牲自我與愛情﹐吞下靈珠化作仙體,光明驅走陰暗,以西王母之尊護佑世間重返光明。

編劇是被團員戲稱「西偉母」的秀偉老師﹐她的作品﹐無論戲劇或舞蹈﹐向來充滿對生命的省思﹐她筆下的《女神西王母》由女性視角看待成長、愛情﹑家族﹑社會(大地)、價值觀等多層議題﹐少女惠兒所獨自完成一趟自我探索-從血統上的西王母,蛻變為超凡入聖的西王母。

若琳於台中勝安宮敬拜王母娘娘﹐一道光灑落她身﹐心誠則靈

重頭戲自然是落在西王母和周穆王的相遇和分離﹐這回端出雙生雙旦的超豪華卡司﹐由吳興國VS陳允雯﹑朱柏澄VS黃若琳﹐分上下半場飾演周穆王和西王母﹐等於一齣戲可以看到兩種組合﹐高手過招相得益彰﹐舞台上火花四射。

扮相甜美搶眼的黃若琳,宛若荷葉上的明珠,她眉眼靈動、指尖輕撚﹐把初入世間的少女西王母刻劃出入木三分的清朗無邪﹐配對越來越帥氣逼人的朱柏澄﹐穆王扮相豪氣颯爽﹐加上兩位舞台情侶長年培養出的絕佳默契﹐這對不只賞心悅目﹐簡直砰然心動。

初加入劇團的陳允雯﹐婉約扮相如出水芙蓉﹐她以本身的特質柔美詮釋西王母的剛毅威儀﹐別有一股清新芬芳﹐叫人眼睛為之一亮;搭配吳興國老師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氣場自帶﹐和無人能及的嗓音嘹亮﹐這對新鮮組合燃炸下半場﹐一氣呵成的高潮直奔劇終﹐感染力久久不散。

承襲西王母精神
勇敢 ﹑堅毅﹑ 溫暖﹑ 照耀

視覺﹑聽覺和心靈的三重滿足﹐謝幕時的掌聲說明一切﹐秀偉老師也終於能放下心中大石。只是這回見到她﹐氣色不比從前﹐她說為了放送所園區建設﹑籌資和各種難題﹐同時還有《女神西王母》首演的南下宣傳催票﹐蠟燭兩頭燒﹐竟讓凡事從不畏懼的她﹐常在夜裡驚醒。

3/4在台中欣賞了《女神西王母》的首演,更加佩服秀偉老師和興國老師的意志,即使放送所開幕在即但工程費還在籌募中、即使《女神西王母》敲不到台北大型劇院的檔期,還是願意不計一切推出國際級的精良製作,我買票支持,和先生、兒子去看,也邀請了一百多位台中的友人去看;而我的好友-上銀科技蔡惠卿總經理,俠義之情更是教人窩心,她不但買票贈送員工,在得知劇團因經濟壓力太大而取消慶功宴時,二話不說於3/5演出後設宴台中知名米其林餐廳,慰勞《女神西王母》演職員一行六十人,盛情款待讓吃慣便當外食的青年們留下難忘體驗,備感溫馨而振奮鼓舞。

直擊《女神西王母》公演前彩排

走進漆黑的偌大劇場,座位空蕩蕩,只有正中央坐著秀偉老師和三位幕後製作,全神貫注為十二場戲的舞台效果做最後確認
幾十年劇場經驗造就出的藝術感知,燈光怎麼打、要下什麼顏色,一調再調、測試到滿意為止。以我這種凡人肉眼看來,差異微乎其微,但在秀偉老師眼中,一盞燈都足以影響整幕的氣氛。

演員走位也是不斷修正,誰誰進得太快、誰跟誰又離得太遠。排演周穆王騎著八駿馬趕路回京,飾演駿馬的舞者們在跳躍時,秀偉老師說話了,「八駿馬,我現在就要看到你們每個人雙腳完全離地!」

一位還是學生的年輕舞者,穿著靴子就走上來,秀偉老師告誡,這樣不合規矩,對舞台不尊重,小舞者受教道歉,急忙換下後重新上台。

這就是幕後,一層一層苦練搭上去的,所有的環節都極為嚴謹,任何一個角色、細節都容不得馬虎。經過五個多月無數次的練習,才走到公演前的最後一趟彩排,距離正式演出,只剩下兩個小時,後台擺了一長桌便當,吊著一桿一桿的服裝,幾大箱道具堆在化妝間門口,工作人員屏息靜待,因為演員們還在錙銖必較被磨著,被時間追趕也不輕易通融絲毫。

行政團隊抱著節目單、拉行李箱快步走往櫃台布置,行政組長JB根本無心用餐,裡裡外外忙著確認,台前幕後所有人動起來,只為了要讓觀眾從走進戲劇院的那刻起,就開始沉浸在看戲的氣氛,如此用心深細的專業,親自跟了一趟幕後,只有感動二字。

彩排終於結束,秀偉老師從監製席走上舞台,和所有演職員圍成一圈,她說了些叮嚀、勉勵,然大夥牽起手呼了口號,打氣加油。

此時工作人員款好了拜神的禮,秀偉老師說:「演神仙的都請先過來拿香。」眾人默默趨前,只聽得扮演四精怪的楊瑞宇用一貫的拉長音,嗲問:

「老~師~~那妖精算是神仙嗎?」

瑞宇的淘氣逗人笑到岔氣,但也提醒了我,可別忘記介紹《女神西王母》的可愛擔當-的四精怪。

來者何方神聖?九尾狐、玉兔(是的,就是嫦娥奔月裡為西王母搗藥的玉兔)、玉蟾和三足鳥是也。西王母座下的四大金剛,由四位京劇演員穿上設計師康延齡精心打造的奇幻華服,說學逗唱在舞台上搶盡風頭,先是狡詐設計周穆王驟然告別西王母,吹皺一池春水,後又搞笑通靈見風轉舵,演出一段改邪歸正的戲碼,賺足觀眾的笑聲和掌聲。

掏著記憶寫這麼一大篇,因為《女神西王母》值得費工,雖然可惜台北無緣上演,真想讓大家聽聽台中場觀眾的熱烈掌聲,最終巡演5/20~5/21在高雄衛武營,這齣處處下工夫的原創好戲,推薦琪愛之友不要錯過,還請分享給更多親友,您們會很訝異,台灣藝文界的創作能量這般鮮活強大。

最終巡演
《女神西王母》高雄衛武營
2023/5/20(六)19:30、2023/5/21(日)14:30

購票網址
https://www.opentix.life/event/1590241963431718917


0 comment
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