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量抢单﹐NO!宁小勿大﹐才是他们屹立不败的秘诀。

秉持「做小﹐不做大」的经营哲学﹐正港MIT的太平洋自行车(以下简称太平洋)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小折车设计制造商﹐旗下的Birdy车款被誉为「世界最高性能的折叠车」﹐全球销售超过30万辆﹐部分车款出厂价16万元﹐行情能飙破50万元﹐是全球行家眼中的梦幻逸品﹐拥有4﹑50辆的大有人在﹐目前最高纪录是香港买家收藏达110多辆。

这家精品品牌的创办人是年过80的林正义董事长﹐师范大学英文系毕业﹐曾在建中任教﹐完全没有工程背景﹐却因对自行车行产生兴趣﹐32 岁一头栽入创业﹐从危机中领悟经营哲学﹐年营收5亿元﹐年产能4万台﹐仅相当于捷安特一天的产量﹐却吸引40多个国际品牌上门合作﹐成功攻占三角形顶尖4%的市场﹐毛利率逾30%﹐是公认的全世界最小的大品牌。

林董是磐石奖得主的大前辈﹐因而有幸与他比邻同桌聆听他的创业与退休生活﹐今年承蒙E总推荐﹐我出任一粒米协会会长﹐便将由来已久的参访念头化为行动﹐4/9带领一粒米姊妹们前往太平洋﹐林董亲自接待与导览﹐度过非常充实而有意义的下午时光。

1970年脚踏车从运输转为休闲运动用途﹐台湾出口的脚踏车平均单价从16.8美元一步步提升到约680美元﹐相对的﹐年出口量也从1000多万辆降到150万辆﹐这中间经历产业转型及市场定位的取舍﹐「这个降幅是很自然的﹐便宜的﹐我们一定要放出去。」太平洋从中找到路线﹐专攻高技术含量﹑高单价的市场。

专做「别人不想做的事」﹐譬如为联合国做过很多地雷区专用的脚踏车﹑残障用的脚踏车﹑为上海世博会开发出保丽龙车架的车…「不是我们的市场﹐就应该放弃﹐因为我们产能有限﹐只有放弃客人﹐才有办法空出空间﹐接优质的客人。」特殊款﹑少量多样﹐坚持小而美的理念﹐「工厂多大﹐负担就有多大﹐我不愿意做大工厂﹐我的MIT成分最高!」林董这条创业路走的不忘初心。

我参访过上百间企业﹐第一次不断听到「放弃」二个字﹐然而放弃的背后﹐其实是最坚持的坚持!

三楼是博物馆﹐陈列品足以代表50年来世界自行车发展历史的缩影﹐除了少数几辆﹐其余皆是从这间小工厂里土生土长﹐一点一滴被开发出来﹐有些孕育时间甚至长达15年﹐是多少人的心血结晶﹐林董相当珍惜更如数家珍﹐到现在他还是经常骑着专属的自行车跟着环岛﹑跳岛﹐以赤子之心享受健康生活。

走到小折区﹐大家急着想看Birdy本尊﹐这是1994年林董与在科隆车展遇到德国设计师﹐共同开发出来的﹐他有趣比喻:「Birdy有德国爸爸﹐我是妈妈」﹐让人秒懂﹐接着手指向附近的车款﹐自豪的说:「REACH﹑CarryMe是我设计的﹐IF是我小孩设计的。」每一款都是外形出色兼有优越机能﹐设计与做工都令人赞叹﹐其中轻巧精致的CarryMe是最爱﹐陪着他跑遍全世界4﹑50个城市﹐果真名符其实。

参访的最后﹐林董开放提问﹐二代接班传承的矛盾与解方﹐是关注焦点。

林董分享自身与儿子从激烈冲突到信任放手的故事﹐特别感人。他说两代之间是一定有代沟的﹐但也正因如此﹐必须整个改朝换代才能创新。

他回想儿子林鸣皋刚从美国念完书﹐带了一群同学回台﹐一周后这群年轻人将观察到的公司各种缺失﹐洋洋洒洒罗列﹐「讲这个要改﹑那个要改﹐你才来一个礼拜﹐凭什么资格﹐全部人被我开除!」并非守旧也非霸气﹐林董说的没错﹐「传承」一段是传﹐一段是承﹐未能真正去了解上一代为什么做出这些﹐何以能下判断呢 ?

在博物馆陈列架的低处角落发现这张照片﹐及一对爷爷奶奶的小瓷器﹐我猜想林董将它们与毕生结晶共放一处是别有深意﹐传承二字是万物存续的根基

二进二出后﹐1997年年终在太太的安排下﹐林董让鸣皋再回到太平洋上班﹐到了2013年元旦开工那天﹐他宣布交棒﹐「我自己在32岁﹐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创业﹐他已经在公司15年﹐我还要教他什么?还有什么需要沟通?没有了啦!」此后不再过问公司所有决策﹐完全让儿子当家作主﹐「我不会再去绑他的手﹐管他的钱﹐就照他的做法﹐所以公司也有很多改变。」前一代放手的魄力﹐后一代接班的决心﹐为企业传承做了优良示范。

周遭的一草一木都是林董亲自种下﹐他笑说是退休后的重心﹐其实因为公司靠海﹐而树木可以减少海风吹夹而来的风沙﹐也绿化环境﹐他的用心良苦﹐全在这片绿意中静静展现。

参访的回响很大﹐一粒米的会员以中小企业居多﹐大家都是在不做大就会被做小的危机中奋力挣扎﹐林董忠于自己的经营哲学﹐推开了另一扇思考之窗﹐挖掘并坚守企业的核心价值﹐步伐才能扎实而长远。

至于交棒与接班﹐同样是多数中小企业的隐忧﹐林董给予空间试错﹑当放则放的精神﹐是像我这样的第一代都该学习的﹐而他结语的这段话﹐我要与所有努力接下传承的继任者共勉之﹐不论身在企业﹑机构﹑社会上的哪个位置﹐「承的人﹐有动机的人才是最重要﹐而不是有多少经验﹐必须让上一代知道你要解决问题﹐而非你有能力接他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