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师﹐你每天睡几个小时?」见面时的第一个提问﹐让他不解。

在勤诚与学思达组成的小群组中﹐无论夜晚还周末﹐张辉诚老师天天都会把学思达推动的进展﹑资讯和心得分享出来﹐他的能量与毅力﹐连Maggi都说太燃烧﹐很强的使命感﹐我们的社会需要这种人!

虽然与辉诚老师只在会议上见过一次﹐但完全感受到那股灼热﹐这次约访﹐问他事前要作哪些功课﹐他回:「呵呵﹐要读的可多囉!」学海无涯﹐小编诚惶诚恐。

关于睡觉的问题﹐他简单带过﹐就说大概七﹑八个小时﹐「我随时在工作﹐也随时在玩。大家觉得我是工作狂﹐但我在做喜欢的事情﹐不觉得累啊!」

又一个优秀的云林囝仔﹐辉诚老师是褒忠国小﹑褒忠国中毕业﹐考上虎尾高中﹐资优保送师范大学国文系。老师这个职业从国中就立志要当﹐问他原因﹐笑说因为从小爱说话﹐但真正理由﹐是要「解救二十年前的张辉诚」。

高中时(右一)和同学骑脚踏车到垦丁的热血回忆

「我告诉自己﹐不要加害以前的张辉诚」

上国中后的难熬﹐他还清楚记得﹐每天八点关校门﹐八点十分关教室门﹐刚学会就考试﹐考不好就打﹐生活陷入「读书﹑考试﹑读书﹑考试」的填鸭循环。

「我觉得这不像学校﹐像监狱﹐放学只是假释!」好不容易熬过三年﹐没想到上高中﹐循环重新来过﹐到了高二﹐厌倦已浓得化不开﹐拼上师大﹐如愿当了老师﹐目标就一个﹐要改变填鸭教育。

刊登在青年日报上的一篇《菜鸟教师的坚持》﹐是他在民国88年的投稿﹐剪报一直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上头写着:「教育不是短线交易﹐贪图眼前利益﹐只会失去整个充满希望的未来。」十多年后再读起﹐他回想起任教第一年的惨痛经验﹐也庆幸初衷未改。

「我的班级失控了﹐不到一学期﹐班上第一名就转学到仁爱国中。」空有抱负﹐经验与能力没跟上﹐狠狠跌了一跤﹐之后到金门当兵﹐沉静两年﹐也足足想了两年﹐为自己打气﹐写下这篇坚持﹐重回信义国中再出发。

这次聪明了﹐在信义国中作开放教室﹐成功引起注意﹐「但那是作秀﹐正课又回到困难点﹐还是在填鸭﹐我称这是点缀式。」无论如何﹐还是放了第一道烟火﹐从挫败中站起﹐一步步改变填鸭教育。

隔年考上中山女高教职﹐继续作开放教室﹐这次不是作秀﹐而是针对最难解决的统一教材﹑统一进度﹑统一成绩去改变填鸭本质﹐足足花了十五年﹐才提炼出学思达教法﹐开放教室的名气也逐渐传开﹐吸引了来自各地五﹑六千位教职前来观摩。

「成立一个教室﹐打开来﹐这叫守株待兔﹐因为没有资源﹐只有一个人﹐但我有决心。」

最先被他感动并复制的﹐是在北一女任教的太太﹐「结果第一年很惨﹐她从明星老师变成问题老师!」原因在于当学生回答后﹐她不知道怎样回应。

一般课堂是老师备课后单向传授给学生理解与记忆﹐但学思达教法是老师必须设计提问﹐在学生给予反馈后﹐继续创造双向循环﹐考验老师的综合能力。花了两年﹐终于教法成熟﹐班上成绩名列前茅﹐有学生在毕业后寄来感谢信﹐「改变﹐学生辛苦﹐我太太辛苦﹐学生从误解到感谢﹐但还是有攻击…一路跌跌撞撞﹐正反都有。」

六年前﹐趁著教改风潮他说服校长同意在中山女高成立学思达专班﹐特别强调不是资优班﹐采开放报名﹐「每天都在担心﹐问主任今天有没有人报名﹐没有﹑没有﹑没有…」说著的时候还用手抵著胸口﹐可见这个里程碑是在提心吊胆中打下﹐最后来了78位学生报名﹐抽签收一半。

我好奇学生类型他说在学思达的课堂里﹐讲台是让出来给学生﹐所以会来的﹐一种是从小到大爱讲话﹐上课讲话会挨骂﹐来这班可以讲个尽兴;另一种是从小到大不爱讲话﹐被爸妈送来练习讲话。而现在这个专班由其他老师接手继续办﹐办得比上一届还好﹐让他感到自豪﹐告诉我这就是学思达精神的展现﹐连结﹑分享﹑一起变的更强更好。

和学生约定二十年后相聚﹐看看谁对社会的帮助最多

「从打开一间教室到打开一百间﹐要八年﹐全台湾有几万间教室﹐多难啊!」

培养出这102位学思达老师要花上八年时间﹐前五年都在打地基﹐因为深知过程有多漫长﹐他心里焦急还有好多事要做﹐2018年毅然卸下教职﹐先后受聘于台湾的教育集团在中国两处办校﹐现在则在台北办。

为企业服务当然不是目标﹐但着眼于创造舞台去印证并扩大学思达的影响﹐「因为它(企业)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那时我只能个别影响﹐只能成立一个教室﹐没办法影响一个学校…但我想作的是学校的型态。」2021年从公益平台和诚致基金会的行政奥援下独立出来﹐创办学思达基金会﹐设定五年后要自己办校。

在与辉诚老师结识的那场会议﹐大家无不佩服他的理念与坚持﹐但不免担心速度不够﹐认为好的事情就该加速推广﹐扩大影响﹐或许听起来很企业思维﹐对辉诚老师也确实带来冲击﹐但成立基金会后﹐首先面对到的就是向外寻求资源﹐如何将企业的建言﹐转换成孵化理想的加温器﹐并不简单﹐但也正是他目前最需要研拟的课题﹐下一篇琪爱﹐要请他谈谈最近上『董事长家教班』的心得﹐以及学思达是如何点燃老师们内在的改变力量。